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天下太平 第二卷(书号:16502

天下太平(卷二) 13 终

作者:极品雅词
    天下太平(卷二)

    作者:极品雅词

    (3、终)

    【太平誓】

    床下藏了太平,又有懵懂灵奴。

    太平再也忍受不住,急急忙忙向后退去,长长十几丈地道,转眼已经倒退尽

    头,灵奴半途轻轻巧折身,随着他疾冲而出,他出了地道身形起落不停,瞬息间

    已经狂飞出彭家院落,害得轻功以卓绝自信的灵奴十分不解,如果他早拿出这种

    快法,自己怎可能从他掌下逃脱?

    直笑得东倒西歪、肚子都痛了,西门太平才算喘过气来:「真他娘的考验小

    爷忍耐功夫……」

    太平望了望有些狐疑盯着自己的灵奴:「前些日子我只教老彭说,洞房夜阿

    珠一定会不讲理发飙……阿珠那小娘皮骨子里吃硬不吃软,只要他坚持住吃软不

    吃硬,今晚就能轻鬆摆平云新娘。没想到这傻小子一条道走到黑,明明已经摆平

    了自己老婆,还要这样一直蛮横下去。他次抽刀就害小爷有点直憋不住,更

    强悍还来第二次。」

    灵奴只是始终跟着旁听,年龄尚小,对这种事情一时倒弄不太懂,听太平一

    说,半天回过味来,忍不住随他也一阵轻笑:「原来是爷背地里教过他?」

    太平道:「若我不用心教他,那笨小子心里爱极了阿珠,洞房之夜再被老婆

    一举拿下,今晚之后就很难再见到如此有趣的朋友了,人生寂寞,不得不防。灵

    儿,你真正明白吗,所有我爱的人,一个都不愿失去。」

    灵奴品味良久,觉出他又在拐弯抹角宽慰自己,顺着他轻拥入怀,小鼻子在

    他胸口拱来拱去,又是开心,又是感激。

    偎紧了一会,灵奴轻声问道:「从城外回来我看见爷……像是哭了,是心疼

    谁?」

    太平喃喃道:「还能是心疼谁,小妹心思单纯,这唯一的大哥是当世最亲的

    人,万一发现被自己大哥轻薄,觉得没颜面对我,一定会深深记恨他。就算我肯

    忍气吞声不跟老彭计较,夹在他跟小妹中间却怎幺做人?只怕真要彻底失去平生

    最好的朋友。」

    灵奴喃喃问:「在爷的心里,彭少爷这样重吗?」

    太平慢慢道:「男人生这世上,谁不渴望一生刻骨铭心的爱人,和永远肝胆

    相照的朋友?」

    灵奴不是男人,不能完全听懂,可是太平口中简简单单的两个词语,刻骨铭

    心四个字,让她鼻子微微发酸,肝胆相照……听得她心口顿时一热。

    灵奴使劲缩在太平胸前:「既然是爷心里极重的人,以后灵奴也会好好敬重

    彭爷,不再跟他记仇下去了。」

    太平淡淡笑:「彭大头骨子里也是吃硬不吃软,不比他强一定会被他看轻。

    我更想去做最强的那个,不然日后被他强过头去,哪天连我珍爱心疼的宝贝也想

    动,岂不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朋友之间敬重放在心里,你不用去刻意挂在脸

    上。」

    灵奴静静听了他心跳良久:「我一定跟彭爷好好练刀,少爷想做最强的人,

    我就努力做个最利的小爪子,谁敢惹爷生气,奴才就狠狠抓他一把。」

    太平道:「灵儿,你为什幺只喜欢跟小妹亲近?」

    灵奴愣了愣:「因为……小妹姐姐一直对我很好。」

    太平道:「错了,因为她是个平等待你的朋友。你私下叫她姐姐,你认

    可了你们彼此间的平等,我真想永远看你脸上挂着那样的笑容,只有你们两个单

    独在一起的时候,你不知道自己美丽得有多幺动人。」

    灵奴有些惊慌,怯怯道:「爷,全怪奴才不好……」

    太平轻声道:「以后不要在人面前口称奴才,再好的奴才也是奴才,连自己

    都看不起自己,怎幺挺起胸膛做人?再卑微的人骨子里也比奴才高贵,你先有做

    人的信念,别人才把你当人看。试试看,直接叫一声我的名字,或者什幺都行,

    再也别叫我什幺爷。」

    灵奴惊得直想从太平怀中逃去,太平用力抱住她:「灵儿,刚才我想给你一

    个誓言,你却挣扎着说自己当不起。可我真不愿意永远当你是个奴才,懂吗?我

    想更疼爱你,我想得到。你这个样子让我心疼,难道我不配得到一个更好的

    灵儿?」

    灵奴完全懵了,连连摇头。

    太平心灰意冷一笑:「我懂了,你摇头就是说我不配。」

    灵奴急促道:「爷配要天下任何东西。」

    太平问:「唯一不配要个更好的灵儿?」

    灵奴道:「不!是我……不配。」

    太平道:「再说一句,用我字开头。」

    灵奴道:「我……不配。」

    太平道:「叫一声我的名字,说你不配。」

    灵奴道:「我……不敢!」

    太平嘿嘿一笑:「这不就对了,你只是不敢,却不是不配!这样吧,以后你

    就跟小妹一样叫我『太平哥』怎幺样?我一直很喜欢听小妹这样叫我。等到我老

    得不能动了,还有人在身边甜甜地叫声哥,这感觉真是要多美有多美。」

    灵奴拼命低着头,他的双臂抱得那样紧,让她无处可逃。

    灵奴低声道:「我……只在心里偷偷叫。」

    太平道:「也好,心里偷偷叫几声练习一下,先叫三声好了。」他静静等了

    片刻,抬手去抬灵奴的下巴:「三声叫过了吗?」

    灵奴泪水早已经满眶,溢透脸颊沾湿了太平托在小小下颌的手,这短短的片

    刻,她心里何止是三声,一千声、一万声,只怕也叫过了。

    太平道:「我最怕看见人哭,你应该知道的吧?」

    灵奴怎幺也止不住抽泣:「我不是心里难受想哭,只是管不住自己的眼泪。

    爷让我好好哭上一次,哭过这一次,让灵奴立刻死掉也值了。」

    太平沉重长歎了口气:「那就抓紧时间痛痛快快哭个够,哭够了赶快痛痛快

    快叫声太平哥让我听,爷这个字我已经听你叫厌了。你这死丫头怎幺这幺惹人烦

    啊,你以为小爷很有耐心是吗?我等着回去听房看戏,这种肉麻缠绵空闲下来再

    陪你玩。」

    灵奴低声叫:「太平哥!」

    太平哈哈轻笑:「再叫大声一点。」

    灵奴急忙道:「没人的时候叫太平哥,有人的时候仍然叫爷!」

    太平道:「胡乱放屁,从现在起,当然人前人后都叫太平哥,连名字哥一併

    帮你改了,跟动儿一样姓石,算是你娘家姓,把那个该死的奴字去掉,就叫石灵

    儿,娘的看谁还敢腆着脸受灵儿一跪。」

    灵奴身子一麻,嘴里低低唸:「石……灵儿?」

    太平问:「喜不喜欢?不喜欢姓石再帮你改!」

    灵奴,不,灵儿忙道:「喜欢!」

    太平哈哈一笑:「走,跟哥折回去听房。」

    【情事动人】

    难道彭天霸真的又蠢又笨?这样认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每个人不都是这样?当局者迷而已!两次拿刀恐吓都适得其反,连他自己也

    觉得这方法不行。做人不是练刀,只要锲而不捨疯狂刻苦就能有所突破。做人更

    需要领悟,条条大路通罗马,虽然彭天霸并不知道罗马在哪,但他明白到了该换

    条路走的时候了。

    刀,只能用来对付敌人,现在阿珠算敌人吗?她是自己的娘子,亲亲的小娘

    子。彭天霸大手一挥,钢刀脱手飞出,一道劲风疾去,刀飞数丈插入木墙。

    阿珠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噘起小嘴,半天没敢出言激他更怒。没想到彭天霸

    一低头,沖着自己小嘴亲来,缠绵入骨,情深至极。阿珠又委屈又感动,双手用

    力抱去,搂紧彭郎脖子再也不放。

    阿珠的胸脯又软,舌尖又甜,抱得彭天霸透不过气来,加上两腿一举缠上腰

    去,股间湿滑一片,蹭到小弟一阵销魂无限。老彭止不住冲动,顶向洞口直要开

    天闢地。

    阿珠喃喃道:「老彭,我都说了,你别怪我!」

    彭天霸听了一惊,小弟断然后撤了半寸:「老彭吃软不吃硬,你语气温柔点

    说,我保证不发脾气。」

    阿珠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道:「我从小……在娘家一直被管得很严。」

    彭天霸道:「女人被管得严,这样很好啊!」

    阿珠道:「我平时很少有机会出门,直到那天,家里来了很重要的客人,爹

    娘都顾不上理我,一个人偷偷跑到湖边去玩,遇到了你和西门……太平。」

    彭天霸等了一会却听不见下文,寂寞难耐,忍不住道:「我却早就认识你,

    爹死的那年我十四岁,去你家送报丧的帖子,在前庭看见了你,你梳着跟小妹一

    样的辫子,穿了一件绿色绣黄花的斜襟小褂,我只顾看你,一头撞上了你家厅前

    的廊柱。」

    阿珠安静了良久,低声道:「原来我们认识那幺早,我却一直都不知道。」

    彭天霸道:「那年你还是个小丫头,怎幺会记得这事?不过从那之后我经常

    跑去你家附近想再看见你,大概见了有几十次,有时候只能远远看见一眼,有时

    候你跟着家人逛街,就跟着偷看很久。」

    阿珠双手忍不住一紧。又停了很久,才缓缓道:「那你……那天为什幺眼睁

    睁看着西门小混蛋调戏我!」

    彭天霸低声道:「眼看见你我就晕了,什幺都没想,只想远远跟在你后

    面。太平不知道我喜欢你,我一直没敢对他提过,我怕他笑我,怕他知道有个你

    这样好看的女孩会跟我抢。从小到大他看上的女孩都能被他哄走。那天我拼命跟

    他抢过,猜拳却是我输了。」

    阿珠有些迷惑:「猜拳?」

    彭天霸道:「我们一起出去,遇到两个女孩就一人一个,遇到单身的就靠猜

    拳。我连输了十把,眼睛输红了也没能赢他。」

    阿珠喃喃问:「你现在,恨他吗?」

    彭天霸摇摇头:「为什幺恨他?如果那天又是我单独碰上你,最多跟你身后

    转遍整个西湖,之后你还是云家阿珠,说不定下次听见你的消息,你已经嫁给了

    别的什幺人。如果我有太平的本事,你早成了老彭的媳妇了。」

    阿珠道:「你真傻……我也傻。」

    彭天霸想了想,道:「两个人都傻才好。你如果太聪明,就会从心里看不起

    我。」

    阿珠道:「老彭,我……从今晚开始,这一辈子都再也不会看不起你。」

    彭天霸有些沮丧:「又是从今晚开始,还说再也……以前却是大大的看不起

    老彭。」

    阿珠道:「所以我才说自己傻。那西门小淫贼聪明吧?他就看出来你浑身都

    好,把你夸得天上、地下都独一无二,如果我像他那幺聪明,不是早就拿你当宝

    了?」

    彭天霸急急挺着小弟连顶了阿珠几下:「嗯?继续说继续说,娘的,我怎幺

    听得浑身发热,真比去你家接你那会儿还要……还要……开心一万倍?」

    阿珠有些情动,扭扭捏捏哼哼。彭天霸急道:「等会再哼,俺还想听。」

    阿珠拧了他一把,迟疑了很久,小心翼翼问:「全说实话,你真不生气?」

    「敢生气罚俺戴绿帽子!」

    阿珠更用力拧他:「不许提绿帽子,换一个。」

    「罚俺生孩子没有小鸡鸡!」

    逗得阿珠一笑:「生女儿对我有什幺好,让你有藉口多娶几房小妾是吗?老

    彭,我想过了,再有你真心喜欢的女孩,有本事娶回家越多越好,要不要现在就

    把小红叫进来,证明我绝不会争风吃醋?」

    彭天霸爽快道:「小红的事明晚再说,你真的答应,还能跑了她不成?」

    阿珠又是一拧,静了一会轻声道:「那天在湖边遇到你和西门,他花言巧语

    骗我的时候,我有些害怕,又有些……兴奋。老彭,你知道他多会骗人对吧?」

    彭天霸道:「奶奶的,我当然最知道不过了。那小子命中注定就是个淫贼,

    你知道吗阿珠,西门小混蛋出生那天夜里,城外的五通淫祠都被雷给劈了;还有

    怡红楼前庭供的那尊大欢喜佛,摆放好好的,忽然一头栽下来摔了粉碎;再有金

    光寺、秀水阁、栖霞岭……」

    老彭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一通猛讲,听得阿珠目瞪口呆,呆了半天,才喃喃

    道:「娘啊!这也太吓人了,老彭,以后咱不理他了好不好?我真怕……他会害

    人!」

    本想给阿珠搭个台阶,不小心把牛皮吹得有些过份,实在又大出了彭天霸的

    意料,忙连亲了几口阿珠,轻声安慰:「这不过都是些市井传说,害人那小子绝

    对不会,再说,他害谁也不会害老彭对吧?他想害谁害谁,真正对咱好就行。」

    阿珠喃喃道:「他已经把我娘害了,老彭,你不了解我娘这幺多年的为人,

    真算得是谨守妇道了三十几年,也不知道什幺时候,就……被他偷了。」

    彭天霸连吞了几口唾沫,却不敢乘兴接口,深怕一个不小心被这种禁忌话题

    引得忘记审妻大事,悄悄又把小弟后撤了半寸:「所以我才敢担保他对我很好,

    不但不偷你,还一直在你面前说老彭好话,这种朋友值得相信。」

    阿珠轻轻歎了口气:「他有你这样的朋友,也该觉得庆幸才对。」

    【淫事销魂】

    听阿珠歎得幽怨,彭天霸有些惊心。

    再这般继续拖延下去,天就真的要亮了。彭天霸深深吸了口气:「阿珠,我

    只想知道楼外楼之后,那淫贼有没有再私下调戏过你?」

    阿珠用力一抱,半天不肯撒手:「我……老彭,你答应真的不生气好吗?」

    这一抱突如其来,阿珠浑身又惊又颤大出常情,害得彭天霸心中百感交集,

    也不分不清一时间是忧是怒,自知言多必失,不如乾脆闭嘴。

    阿珠轻声道:「我以前像被他勾了魂。不用他主动调戏,心里倒想着被他调

    戏才好。他天生是混蛋淫贼,一定对我使了什幺手段迷药,你别怪阿珠淫贱,连

    我娘那样的节妇……」

    彭天霸闷声打断道:「今晚不说你娘!说起淫贼手段再也没有我更了解他,

    迷药……那混蛋一出手就花成千上万两银子去买,迷谁都是神不知鬼不觉。」

    阿珠急忙问:「那天我们三个在楼外楼喝酒,酒里面是否已经被下了药?」

    彭天霸道:「那混蛋干坏事从来悄无声息,虽然没有亲眼所见,现在想来必

    定是背着老彭偷偷下过。」心里忍不住一阵嚮往,这是他娘的哪家迷香堂出品的

    神品迷药啊,只需一次迷倒,药效永不过期。

    「那天在楼上喝完酒,我一心想要回家,谁知道……」忽然想起彭天霸一直

    亲眼所见,紧紧抱着彭天霸求道:「老彭你亲我几口,亲几口我才敢继续说。」

    彭天霸恨得不能再恨,一口气连亲了她几十口,娘的一次性亲她个够,看她还找

    不找理由断断停停?

    阿珠补足了勇气道:「那酒里真像下了药,怎幺去的无人小亭我一点都不知

    道,他用手一摸……我就像没有了魂魄,又被他连着摸了几把,就是你刚才用嘴

    亲过的那里,我一下子就感觉像飞上了天,顿时怕得死了过去。」

    彭天霸又心痛、又委屈,忍不住怒道:「我上去也是摸了那里,你却怎幺不

    飞?」

    阿珠忙道:「等我清醒过来,还以为是在做梦,一睁眼却看见了你,又发现

    你居然脱了裤子,用……这东西去顶我。」手一伸讨好握住彭天霸小弟,轻轻晃

    了几下:「即使是西门死淫贼,我照样会失声痛骂,并不是存心挑人,当时不是

    连那混蛋也一併骂了吗?」

    彭天霸道:「既然一併骂了,为什幺后来却又一心想着他?」

    阿珠道:「老彭,那种一瞬间飞上天去的感觉,我做梦都想再尝试一次,但

    是,甚至就在你刚才给我那次之前,我仍以为只有……他才能给我。」

    彭天霸狠狠拧了阿珠一把:「小淫……阿珠,你还真是单纯得让老彭心疼。

    说,后来他有没有……」

    阿珠怯怯道:「还有一次。」

    彭天霸几乎用尽全力才可以正常呼吸,也许所谓的这种正常,只不过是他自

    欺欺人的感觉,但是他坚决贯彻意志在努力保持出正常的呼吸,他用自己都听不

    出喜怒哀乐的语调坚强问道:「是在什幺时候,什幺地点,什幺情况下,发生了

    这还有的一次呢?」

    阿珠忙忙回答:「有天夜里西门太平中毒了,石动儿说是一种叫『女儿愁』

    的毒。当时他人事不知,在悦来客栈昏睡了一天一夜。」

    彭天霸冷冷道:「不得不让俺万次佩服得五体投地!他中毒、他人事不

    知、在昏睡中,也能让女人飞?果然是传说中的五通淫神降世、欢喜佛爷投胎不

    成?」

    阿珠急道:「生孩子没有小鸡鸡!」

    彭天霸嘎然摇头:「咳!老彭只是好奇,并没觉得生气。」

    阿珠怯怯道:「那你再亲我一口。」

    为了彭家千秋百代生生不息,别说亲上一口,亲一万口彭天霸也在所不辞。

    见彭天霸亲得迅速而诚恳,阿珠定了定神:「那次,是我……自己。」

    「自己?」

    阿珠道:「我用指甲狠狠掐了他几次,还在他手臂上用力咬了几口,见他真

    的昏睡不醒,就拿了他的手……偷偷摸了。」

    彭天霸大手一伸,果断递了过去:「言语不清、含糊其词,按当时的情景重

    新做一次给我看。」

    阿珠为讨老彭安心,下了床颤颤站在床沿,万般无奈道:「你闭上眼睛……

    平身躺好。」

    彭天霸飞快仰身一躺,眼睛闭了半天,阿珠手捉了他的几根手指,只是颤来

    颤去乱抖,顿时有些着急:「怎幺还不做?」

    阿珠委屈道:「那天也是这样,我在床边犹犹豫豫站了一个多时辰,把腿站

    麻了还没敢开始。」

    彭天霸轻声问:「你想再一次把腿站麻,还是决定把进程加快?」

    阿珠狠下心来,抓起彭天霸的手向胯下一塞。彭天霸闭眼鬆腕,只当此刻自

    己人事不知、昏迷不醒,顺着阿珠的小手去寻找那粒细小红豆。找了良久没有找

    到,阿珠有些着急,喃喃道:「竟又找不到了。老彭我不骗你,我自己也偷偷找

    过几次,一次都没找到。」

    彭天霸只好帮她去找,拨弄着唇瓣来去几回,找不到还是找不到,当真不能

    怪阿珠撒谎。彭天霸轻轻问:「阿珠,你现在一点都没动情对吗?」

    阿珠道:「什幺动情?」

    彭天霸道:「就是你心里一点都不想!」

    阿珠急道:「我想啊!可心里是越着急,越找不到藏在哪里。」

    彭天霸放弃了继续再找,拉阿珠让她上床,赤身一贴才觉得阿珠胸口、大腿

    有些微凉,扯过被子盖上,暗暗自责自己有些荒唐。

    阿珠缩在他胸口轻声问:「老彭,你不会怪我骗你吧?」

    彭天霸摇摇头:「都过去了。阿珠,以后你再想找它,就叫老彭帮你。」

    阿珠喃喃道:「真是奇怪,那天在悦来客栈,我偷偷试了三次,每次一碰就

    到,这东西难道会飞?」

    彭天霸屏住呼吸,艰难问道:「除了那天,还有没有?」伸手却摸了个空,

    刀,早已经被自己掷到了对面木墙。

    阿珠道:「没了!我再也没喝醉过,那……淫贼也没再中毒。老彭,我现在

    就想让你帮我找到,真怕它一下子被老天莫名其妙收走。」

    彭天霸一翻而上,掰开阿珠双腿举枪就刺:「想找还不容易,老彭多刺几枪

    它就自己跑回来了。」

    阿珠一声狂叫:「娘!痛死我了!老彭,你……骗人!」

    彭天霸猛地一停,阿珠窒息了半天,终于吐出半口残气:「老彭……我不要

    找了,我再也不想要它,永远不敢再想,你快点拔出来。」

    彭天霸却忽然双耳一竖,轻声问:「有没有听到什幺动静?」

    阿珠艰难摇头:「没动静……不,有些动静,房顶窗外、床下隔墙,快四处

    都去看看。」

    阿珠为人诚实,断无虚言,外面只是短短一刻静寂,房顶忽然铜铃疾响,跟

    着油桶、夜壶滚过房檐「扑通扑通」四下摔落,隐隐夹杂着太平一阵怒骂:「娘

    的什幺东西这幺臭?用脚踢也能熏得人头晕!灵儿,千万别跟着上来。」

    彭天霸拔枪而出,飞身跃去窗前,苦苦等了良久,外面却悄悄恢复了平静,

    想来是那西门淫贼轻功大成,发现处境危险,立刻落荒而逃。

    彭天霸又是疲惫,又略略有些欣慰。一回头,不知什幺时候,床前突然多了

    个揉眼睛打呵欠的小红,阿珠娘子妇德大度,说过不会吃醋,等不及熬到明晚,

    飞快拿出了证明。

    远处响起一声鸡啼,天,竟是要亮了吗?

    【尾声?飞翔】

    黎明前的细微光亮悄悄铺满了这座大城。

    两条人影在迷蒙的光亮中疾飞而过,一次次穿房越户起起落落,灵儿肩头忽

    然一重,被太平从半空按沉了下来。西门太平懒洋洋问:「这次有没有超过一炷

    香的时间?」

    灵儿摇了摇头。

    太平淡淡道:「你知不知道自己误了我多久?如果换成动儿让我追,也许三

    个月前我就能有今天的进境。灵儿,你信不信一个奴才再美,也激不起哥心中最

    大的热情。以后,还敢不敢再说自己不过是个奴才?」

    灵儿低下了头:「灵儿再也不敢了。」

    太平拉着灵儿缓缓行走:「哥也想来一次洞房花烛……」说起洞房花烛,神

    情忽然一振:「三天后开始抓彭大头练刀,一个月后跟灵儿拜堂开苞,然后就杀

    往他娘的苏州,我迫不及待想见动儿。」

    灵儿低声道:「就怕日后小姐……会不高兴。」

    太平轻轻笑:「那是我的问题,摆不平这事,我入赘石家当倒插门女婿,把

    名字改成叫石太平。」

    灵儿惊慌道:「不行!」

    太平笑嘻嘻问:「你还相信真有这种可能?」

    灵儿低头不语。

    太平问:「灵儿不说话,难道是被刚才阿珠的那声惨叫吓到了?丫头放心,

    洞房开苞这事我才不会像那混蛋一样粗鲁,操弄起黄花水嫩的老婆,弄得像在杀

    猪。」

    灵儿苦苦忍了半天,憋不住转头一笑。太平道:「灵儿既然笑,就是相信我

    的手段,对吧?」

    灵儿悄悄抬起手腕,在自己的手上咬了一下。太平道:「不是做梦,真要拜

    堂,真有洞房。」

    灵儿轻轻低头,声音轻得就像呢喃:「那会不会……也有人听房?」

    太平道:「我準备拉你跟小妹一起拜堂洞房,那大头混蛋虽然恋妹成狂,难

    道,竟真的无耻到去偷听自己妹子叫床?」

    一瞬间,灵儿灿烂的笑容是如此美丽绝伦,让太平忍不住也淡淡笑了起来,

    只有拥有这种幸福笑容的女孩,才真正值得男人用心珍藏。

    灵儿轻声叫:「太平……哥,我觉得现在再比一次,你绝追不上我。」

    太平奇道:「死丫头,你居然输得不服?」

    灵儿纤细的身影一瞬间冲天而起,她在半空像只小云雀一样轻叫:「因为灵

    儿这会儿,已经不是在奔跑,而是真的在天上飞翔!」

    西门太平奋然拔身狂追了上去……

    这一次追逐,果然是太平输了。

    【卷二终】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