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快乐的中秋节(书号:16500

【快乐的中秋节】完

作者:不详
    【快乐的中秋节】

    中秋节本来应该是阖家团圆的日子,家里却只剩下我和老妈。

    老爸在外地上班,半年回来一次,有的时候甚至一年都不回来。

    老婆则被单位领导安排出差。

    我妈陈子惠,54岁,身高不到一米六,体重4多斤,大奶子大屁股,

    肚子圆鼓鼓的像临盆的孕妇,保养的还不错,外表看起来也就4如果左右,退

    休在家。

    家里每天很早吃晚饭,因为老妈晚上要去附近的公园跳广场舞,老妈本来是

    一个很懒很不爱出门的女人,因为体重越来越重,体检的时候大夫建议多运动,

    比如跳跳广场舞。

    正好家附近公园中心广场有一群每天晚上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五六十岁的老熟

    女跳广场舞,老妈就去加入了她们。

    那公园治安很差,隔三差五的就有打架的,晚上还经常能看到打野炮的男女。

    在中心广场除了老妈他们这群老熟女跳舞之外还经常有六个小混混,他们都

    是不到2岁早早辍学游手好闲的少年,因为家里都有钱,他们也不去找工作。

    附近除了公园的中心广场没有地方可以跳舞,她们只能硬着头皮在这跳,这

    几个小混混倒也不为难这些老熟女,每天就是色眯眯的看着这群老熟女跳舞。

    今天是中秋节,我和老妈五点就吃完了晚饭,老妈洗了个澡,就回卧室准备

    了。

    过了四十分钟,老妈出现在我面前,头发扎了起来盘成一个发髻,脸上画着

    浓妆,身上穿着新买的红色性感旗袍,旗袍扣子下的领口开的有点低,布料将将

    遮住乳头,看来老妈没戴胸罩或者乳贴,小巧的乳头清晰的印在红色的丝绸布料

    上,布料边缘处可以看到老妈浅褐色的乳晕。

    由于老妈身材过于肥胖,旗袍紧紧裹住老妈肉感的身体,旗袍下摆仅仅遮住

    老妈的大屁股,两边开气却开到了腰部以上,老妈无论做任何动作,穿着红色蕾

    丝丁字裤的圆润大屁股在超薄黑丝裤袜的包裹下都会若隐若现的暴露出来。

    肉乎乎的黑丝小脚踩在红色高跟绣花鞋里性感极了。

    现在的老妈打扮的就好像一个怀孕的妓女一般,浑身散发出淫荡性感的味道。

    老妈脸红的看着发呆的我:「这衣服太暴露了,她们非说要穿成这样,说是

    性感,这么大的年纪了,穿成这样真丢人。」

    我摇了摇头:「妈妈好漂亮,我次看到妈妈这么性感。」

    老妈看了一眼我隆起的裤裆,小声的笑着说:「你不要告诉你爸和丽园,以

    后没人的时候我这么打扮给你跳舞看。妈妈先走了,你早点睡,今天可能回来的

    晚。」

    说完,老妈穿上一件黑色的风衣,挎着手提包出门了。

    我在家无聊的玩着游戏,不知不觉玩到了十点,老妈还没回来,老妈从来没

    有这么晚回来过啊。

    我穿上衣服去了中心公园,到了中心广场发现只有几个大爷大妈一边赏月一

    边聊天。

    我担心的四处找着老妈,在河边凉亭看到了老妈和一个年轻的男人,我在凉

    亭附近躲了起来。

    男人坐在凉亭的长椅上喝着啤酒,凉亭外面架了一台摄像机对着凉亭里面,

    有五个人坐在草坪里面打牌。

    老妈脸红红的站在凉亭中间扭着屁股跳着舞。

    原来是李凯和老妈在一起,看来他缠上老妈了,我没有出面给老妈解围,我

    内心期待着他对老妈做些什么。

    李凯是这六个混混里里的老大,他爸是分局局长,平常也没人敢得罪他。

    李凯对老妈说:「惠姨,过来歇会,陪我喝点酒。」

    老妈为难的说:「我不喝了,刚才已经喝了两罐啤酒了,已经晕了,阿姨再

    跳个舞,你放过阿姨,让阿姨回家好不好?」

    李凯站了起来:「惠姨,陪我跳个贴面舞,就让你回家,怎么样?」

    老妈说:「这…好吧,阿姨答应你。」

    李凯走过去搂着老妈的肥腰,微微俯下身子,将老妈拉到怀里,老妈犹豫了

    一下双手搂着李凯的后背,两人慢慢的跳起了贴面舞。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李凯双手来回抚摸着老妈的肥腰和后背,慢慢地李凯的双手开始撩起旗袍抚

    摸老妈的大屁股,老妈挣扎了一下就靠在李凯的怀里,气喘嘘嘘的承受着李凯对

    自己大屁股的爱抚。

    两人默契般的停下了脚步,李凯在老妈耳边问道:「惠姨,喜欢我玩你的大

    屁股吗?」

    老妈红着脸靠在李凯不说话。

    「惠姨,你的屁股真大,真好玩,去长椅你骑我腿上让我好好玩玩,好吗?」

    李凯下流的问着。

    老妈挣扎出李凯的怀抱,哀求着说:「放过阿姨吧,跳完舞了,阿姨该回家

    了,阿姨都这么大年纪了,让你弄的没脸见人了,真不能继续了。」

    老妈快步的走到凉亭外。

    李凯点了一根烟:「阿姨我就直说了今天我要操你,你要是同意我就温柔点

    ,你要是不同意我不光要强奸你,还要再叫人每天去你家轮奸你,然后把你照片

    贴满小区,再发到网上,你穿这样,说你不是婊子妓女都没人相信。」

    听着李凯的污言秽语,老妈气愤的往外走,这时玩牌的里面过来两个小混混

    追上老妈,又把老妈带到了凉亭。

    老妈大喊着:「放开我,求求你们了。」

    李凯走到老妈眼前双手用力的将老妈的情趣旗袍撕成了碎片,此时老妈上半

    身一丝不挂,两颗奶子羞耻的挺立在李凯的眼前。

    只穿着红色蕾丝丁字裤和超薄黑丝裤袜的下半身也暴露在空气中。

    李凯双手握住两颗大奶粗暴的揉了起来,老妈使劲的挣扎,不断的推搡着李

    凯,李凯握着奶子的双手更加用力的揉捏,老妈吃痛之下,也不敢那么挣扎了,

    只能一边哭一边哀求李凯:「放过阿姨,阿姨都老了,求求你,好痛。」

    李凯的粗暴使老妈的奶子变得红肿,李凯松开老妈,让老妈坐在长椅上,面

    对着老妈脱下了自己的裤子,露出已经变得紫红色的大鸡巴,直直的指着老妈梨

    花带雨的脸。

    老妈想要躲开,李凯一只手扳住老妈的头,一只手握着鸡巴用鸡蛋大小的龟

    头摩擦着老妈红嘟嘟的嘴唇和肉肉的脸蛋。

    老妈使劲推着李凯,李凯用力的抓了一把老妈的头发,老妈吃痛下张嘴喊了

    出来:「痛,不要拉头发…唔…」

    李凯趁着老妈张嘴之际,整根大鸡巴直接捅了进去,直接捅到了老妈嗓子眼。

    老妈难受的睁大眼睛,双手轻轻的拍着李凯的屁股,呜呜的哀求着。

    李凯粗暴的按着老妈的头,大力的抽插着老妈的小嘴:「惠姨,你的骚嘴真

    棒,热乎乎的,和逼一样,骚嘴用力裹我的鸡巴,我鸡巴在你嘴里射软了我就不

    操你了。」

    老妈被插得眼泪直流,随着大鸡巴对小嘴的抽插,一股一股的胃液和口水被

    带了出来。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但是听到李凯的话,彷佛有了一丝希望,为了不被操不被轮奸,老妈的小嘴

    紧紧裹着李凯的大鸡巴,舌头也不断的舔弄着在嘴里深喉抽插的棒身,内心不断

    的祈祷李凯早点射精。

    李凯拉着老妈后退,让老妈蹲在地上做深喉,老妈紧紧的搂着李凯的屁股,

    忍受着李凯粗暴的抽插。

    过了十分钟,李凯用力的顶入老妈的嗓子眼爆发出大股大股的精液,然后慢

    慢的将鸡巴退出老妈的小嘴命令道:「骚货,给我把鸡巴含进去舔干净。」

    老妈听话的含住李凯有些软化的大鸡巴,做着最后的清理。

    清理完成后,李凯准备退出鸡巴,当鸡巴快要退出来时,李凯突然用力的捅

    进老妈的嗓子眼。

    老妈推开李凯哇的一声将精液胃液口水的混合物全部吐了出来,只见老妈蹲

    着的大屁股慢慢的湿润,然后哗哗的往下流着澹黄色的尿液,原来老妈被李凯弄

    失禁了。

    李凯拿出手机对着老妈拍照,特别拍了几张老妈湿润的黑丝大屁股蹲在一摊

    水渍上面的特写。

    老妈呜呜的哭着:「呜呜,你满意了吧,可以让我走了吧。」

    说完老妈准备起身,却发现已经没有了力气。

    李凯对着老妈指了指自己重新勃起的大鸡巴:「它看到你失禁的性感样子又

    硬了,我真是爱死你了,你真是个极品,失禁全能那么性感,哈哈。」

    老妈哭着摇头:「不行,你说话不算话,不能在继续了,求求你了。」

    李凯不顾老妈的哀求,拉起老妈让老妈双手扶着长椅的靠背噘着大屁股跪在

    长椅上,浑身无力的老妈只能照做。

    李凯蹲在老妈身后双手摸着湿漉漉的黑丝大屁股赞叹道:「多棒的屁股啊,

    湿漉漉的真性感,玩过这么多大屁股,你是最棒的一个。」

    说完用舌头隔着裤袜舔吻老妈的屁股蛋:「好棒啊,你这真是极品的大骚屁

    股。」

    老妈摇着屁股脸红的哀求:「别…嗯…好脏…有…嗯…有味道…」

    李凯一边亲着老妈的大屁股一边将老妈裤袜撕烂,瞬间老妈白嫩的大屁股就

    完全暴露在李凯的眼前了。

    此时老妈只剩一件湿透的红色蕾丝丁字裤保护着最后的禁区。

    李凯将丁字裤的细带扯断,直接扒开老妈的两片屁股蛋欣赏着老妈的紫黑色

    的骚逼和深红色的屁眼,李凯亲了一口老妈的屁眼,一口吻在老妈的骚逼上舔弄

    了起来。

    老妈次以这种淫荡的姿势让男人欣赏把玩自己的禁区,知道自己在劫难

    逃,只好认命的将头低下咬着牙默默忍受着李凯的把玩,直到被李凯玩的淫水直

    流,才忍不住呻吟:「嗯…好舒服呦…啊…好棒…嗯…受不了…嗯…」

    李凯见差不多了,站在老妈身后用粗长的大鸡巴用力的捅进老妈的骚逼,老

    妈痛的叫了出来:「啊…疼…疼死了…快拔出来…哎呦…」

    李凯不听老妈的哀求自顾自的大力抽插了起来:「骚逼,还知道疼吗,看你

    还敢不敢不让我操,操死你,贱母猪。」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老妈哭着说:「不敢…不敢了…呜…求求…呜呜…轻点…嗯…嗯…舒服…好

    深…嗯…」

    老妈骚逼下意识的夹紧李凯的鸡巴,李凯的抽插速度也越来越快:「骚逼,

    夹得那么紧,快不行了,我他妈的要射了!」

    「嗯…不行…嗯…别射进来…哎…哦…好烫…射进来了…啊…丢了…」

    随着李凯的射精,老妈也到了高潮。

    李凯射完精后并没休息,将老妈翻了过来,扛起老妈的两条黑丝肉腿。

    再次大力开始抽插起来,这次李凯坚持的时间长了很多,直把老妈操的口水

    直流,当李凯再次射到老妈的子宫,老妈在这一轮已经经历了四次高潮。

    李凯插在老妈骚逼里喘着粗气,不断的亲吻着老妈的两条黑丝肉腿,李凯脱

    下老妈的红色绣花鞋,将两只肉肉的黑丝美脚放到脸上一边亲吻着一边闻着脚上

    的味道。

    老妈今天跳了一晚上广场舞,又一直穿着高跟绣花鞋,脚上有了澹澹的汗渍。

    「母猪的黑丝小脚好香,这可是最好的补品,闻的我鸡巴又硬了。」

    浓重的脚香味刺激着李凯再一次勃起,而老妈甚至连叫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是喘着粗气,偶尔发出嗯嗯的呻吟声。

    李凯给老妈穿上鞋子,拔出了沾满精液和淫水的大鸡巴,让老妈再次噘着屁

    股跪在长椅上,李凯扶着大鸡巴对着老妈红色紧闭的屁眼整根插了进去。

    老妈彷佛恢复了活力般大声哀嚎着:「不要啊…疼…啊…快拔出去…要裂开

    了…呜呜…求你…别…呜呜…疼啊…」

    李凯丝毫不顾老妈的哀求,大力的干着老妈的屁眼,一丝鲜血顺着交合处流

    了下来。

    李凯操的越来越快,用的力量越来越大,两手大力的抽打着老妈的大屁股。

    老妈的惨叫声惊动了打牌的五个人,他们全部围过来欣赏着李凯操我妈的屁

    眼。

    半小时后李凯在老妈的屁眼里射了精,而老妈早已昏死过去。

    李凯拔出鸡巴,老妈的屁眼被操的已经成为一个红红肿肿的圆洞,红白色的

    混合物慢慢的流了出来。

    李凯把鸡巴塞到老妈的嘴里,老妈下意识的在昏迷中吸吮清理着李凯的大鸡

    巴。

    李凯拔出鸡巴,穿好裤子对其他五个人说:「送给你们了,别给操死就行,

    你们操完把那些学生叫来射满这母猪的全身,记住把她高跟鞋也射满了,最后给

    我拍照,早点完事。」

    其中一个点了点头:「知道了,哥。」

    他们五个看着李凯离开,各自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开始淫笑着扑到老妈身上

    ,他们将老妈的小嘴、奶子、骚逼、屁眼、双手、大腿、丝袜脚操了无数次,甚

    至还靠摩擦老妈的大肚子射了一发……一个半小时后,又来了2多个学生,他

    们脱下裤子,对着老妈撸管射精直到射的从头到脚都是精液,然后拿起老妈的绣

    花高跟鞋往里射精。

    干完后,学生都拍了几张照片留念,然后离开了,那五个混混拍完照带着老

    妈破损的丝袜和丁字裤也离开了,就剩老妈浑身赤裸的喘着气昏迷在凉亭的长椅

    上。

    我拿着手机走了过去,对着老妈拍了很多照片,还把老妈摆成后入式拍她骚

    逼和屁眼的特写。

    我拿起老妈装满精液的绣花鞋给老妈穿上,又给老妈的精液脚拍了一张照。

    收起手机,我用老妈的风衣把老妈裹住,抱着昏迷的老妈回家。

    回到家,老妈已经醒了,我把老妈放到了地上,看了眼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半

    了。

    老妈一直哭:「呜呜…我对不起你和你爸…我已经没脸见人了…呜呜…让你

    看到这个丢脸的样子…呜呜…」

    我搂着老妈说:「老妈,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你不知道这几个小时我看的

    有多兴奋,被人操的老妈真的好美。」

    说完就给老妈看了我拍的所有照片,还有我已经勃起的鸡巴。

    老妈看完后握着我的鸡巴说:「你好变态哦,看别人糟蹋你妈这么兴奋还拍

    照,你就不想糟蹋一下你妈吗?」

    说完就把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吸吮,很快我就射进了老妈的嘴里,老妈咕咚

    将精液全部咽了下去。

    浴室中,久违的和老妈一起洗澡,此时老妈正背对着我蹲在地上冲着我噘着

    大屁股,让我用手指帮她清理骚逼和屁眼,随着手指的抽插大股大股的精液流了

    出来。

    「好厉害…嗯…儿子的手指…好棒…啊…儿子…给我…嗯…你的大鸡巴…」

    老妈淫荡的渴求着。

    我抱着老妈走到阳台,让她对着外面跪在地上噘起大屁股:「老妈,你看,

    天上的月亮是不是和你的大屁股一样又大又圆?老妈,你真美!这是一个最完美

    的中秋节!」

    (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