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醉临(书号:16492

【醉临】(下)01-02

作者:fend32ong77
    《醉临》(下篇)-2章

    章

    今年我23岁,大学毕业了。

    看着周围的同学都还在为各自的工作出路,四处奔波、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

    我却可以悠哉的开着自己的宝马车,来到自家开的公司上班,而感到庆幸。这时,

    我才从心里真正的对爸妈,顿生出感激之情,正是因为他们的奋斗和打拼,才让

    今天的我能够坐享其成,至少要比我的同龄人少付出年甚至2年的努力。

    自从我毕业回来之后,家里面却发生了三件大事。

    件事:爸妈离婚了。我爸长期只身一人在外地分公司工作,脱离了我妈

    掌控,有了外遇,包了二奶。我爸有一次回家换洗衣服时,露出了马脚,被我妈

    发现了。听说,对方好像还是个名牌大学的女学生。

    第二件事:关于财产分割问题。我和外地的分公司再加上家里存款中的35

    万归我爸。六岁的琳琳和这边的一切归我妈,包括车、房子和总公司。

    第三件事:我没同意。得知这一切事情后的我,情绪突然失控,失手打伤了

    我爸,并扬言要杀了他。

    就这样,顺理成章的,我也归了我妈,并且进入了公司。由从前爸爸和妈妈

    的「夫妻档」,变成了现在我和妈妈的「母子档」。

    公司大事全由我妈定夺,小事都放手交给我来处理。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天生就继承了爸妈生意头脑的我,再加上还有我妈铁腕般的帮助和扶持,慢

    慢的,我的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现在已经能够在公司独当一面了。

    6岁的琳琳还太小,离不开大人的照顾,我妈现在除了上班时间,偶尔会过

    来转一圈、看上一眼,其余的公司上上下下都是我一个人整天在忙。我妈算是退

    居到了二线,蜗居在家,当起了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不过那个「夫」,却由我

    爸换成了我。

    这几年间,物流生意不比以前。各大中、小型物流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的都冒

    了出来,市场严重饱和。再有一个是,全国知名的各大货运集团也相继的涌进市

    场,大有横扫千军之势。从目前来看,自己家的公司还没受到波及,但是,我却

    时常在为公司以后的前景担忧着。

    敏锐洞察到这一切的我,苦苦思考着解决的方案,有一次在我工作期间,给

    家里打去了电话,叫来了久居在家的妈妈,关上了我办公室的房门,认真的和妈

    妈讨论起了有关公司未来规划的问题。

    我坐在一手创建这个公司的我妈旁边,鼓起勇气,侃侃而谈着自己关于公司

    即将面临的困境,与将要转型的利弊见解。

    不知不觉,举手投足间,我已有了当年妈妈管理公司时候的样子,我的语气

    带着同样的强势又不失沉稳,娓娓阐述着我的观点。仔细在听我表述的妈妈,时

    而会颔首回应,时而会皱眉深思。

    破天荒的,妈妈细长的手指上竟然又燃起了一根香烟。要知道,我妈在怀琳

    琳时,烟就戒了,有了琳琳之后,为了照顾好她,更是把酒也戒了,直至今日烟

    酒都未曾再碰过。

    在我表述完毕后,我妈吐着烟圈安静的沉思了片刻,接下来出乎意料的是,

    我居然得到了妈妈的高度赞许。

    一根烟结束,一根又燃起来。妈妈一边吸着烟,一边吞云吐雾的,竟然主动

    又继续与我促膝商讨了起来。我妈一本正经的提出了具体的相应方案,时不时的

    还会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就这样,妈妈与我事无巨细的初步谋划起了公司的将来。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关于公司的转型,也算是提上日程,纳入了我的日常的工作范围,还是由我

    负责具体执行,妈妈负责最终的拍板。不过这毕竟是不可儿戏的大事,还需要大

    量的前期准备工作与筹划。扛在我肩上的担子,又重了几分。

    曾几何时,那个只会在妈妈面前被训斥的小男孩,如今,已经长大成人,个

    子比妈妈还要高出一头,可以能够独当一面,并且得到了她欣赏的赞许,甚至还

    是征求意见。

    我不禁有些自豪,我的自信心也算是彻底在心里扎下了根,长成了树。为了

    琳琳,为了妈妈,为了这个家,我勇敢的迎接着来自成人世界里的所有规则与挑

    战,再苦再累我也不怕。

    这一天,下午四点半一过,像平时的时候一样,在家里的妈妈便起身开始更

    换衣服,脱去「居家装」,穿上了「出门装」。

    今天的是一件素雅的白色连衣长裙,利落的套在了妈妈迷人丰满的娇躯上,

    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齐垂到肩,更加衬托出肌肤的雪白。让人结舌的巨乳和惹人

    眼球的肥臀细腰,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了裙子最完美的曲线。修长肉实的美腿裸着

    玉足踩进了矮底的高跟鞋里,漫着优雅的步姿,出了门。妈妈现在也有了「每日

    功课」,那就是驱车前往幼稚园,去接刚上小班的琳琳放学回家。

    说起我这个既聪明又爱笑的妹妹——琳琳,她彷佛就像是上天送给我最美好

    的礼物,让我这个苟活于世,无数个日日夜夜都深受内心伦理折磨的罪人,带来

    了救赎与希望。

    每当看到6岁的琳琳,撒娇的向我索要「爱的抱抱」时,我的心都快要被幸

    福所融化了。那份封藏在我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好像被彻底湮灭掉了一般,真就好

    似在我身上从未曾发生过。

    我相信,琳琳就是上天派来解救我的天使,我把我能给予的全部爱都毫无保

    留的给了她,我甚至比我妈还要宠她、疼她。只是,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因为

    琳琳她不仅仅是我的妹妹——也是我的女儿。

    妈妈在幼稚园接完琳琳之后,电话里如果知道我不忙的话,会开车带着琳琳

    返回公司,再接我下班。

    妈妈一停下车,琳琳就会自己打开车门,咧着一口整齐的小白牙,露出天真

    无邪的笑容,张开胳膊,朝我欢快的跑来。

    每当看到这一切,工作劳累一天的我,疲倦全部都会一扫而空。

    我蹲下身子疼爱的抱起扑向我怀里的琳琳,举在空中开心的转着圈,我在围

    绕着我的「世界」转圈。

    我停下来,把琳琳小巧的身躯紧抱在怀里,古灵精怪的她在我怀里「咯咯咯」

    的笑着、撒着娇,声音清脆悦耳、奶声奶气的。

    我溺爱着用手护着琳琳的小脑袋,眼睛看向站在自己不远处,依旧被岁月所

    眷顾,拥有着不老童颜,在等我下班的妈妈。我身处温暖人心的画面里,不禁有

    些动容,眼眶有些泛红,我暗暗的对着自己发誓,一定要让她们娘俩过的更加幸

    福。

    我从妈妈手里接过车钥匙,重新启动汽车,载上妈妈和琳琳,返回我们的家。

    我打起十二分精神,安稳的开着车。坐在车后排的这「一大一小」就是我要想用

    生命去守护的一切。

    我透过后视镜,看着琳琳在向我妈互动起了,今天在幼儿园时,新学到的拍

    手游戏。她们娘俩,大手拍小手,小手拍大手,玩的正不亦乐乎。自从生了琳琳

    之后,妈妈身上少了份女王,多了份女人。

    幸福在整个车厢内满满的洋溢着,我的眼泪又忍不住快掉了下来,我是个特

    别容易满足,且又感情用事的人。看着后视镜中,贤妻良母般的妈妈,那姣好的

    童颜,丰满有致的身材,亦刚亦柔的性格,与琳琳嬉闹时未泯的童心,都深深触

    动着我。在我心里,其实我早已把她当成了我的妻子,我的爱人。

    被世间唾弃又如何?万劫不复又怎样?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我向所有守护着妈妈和琳琳的神明起誓,此生此世,我有她们娘俩足矣。所

    有的苦难都就让我一个人来背。我安稳的开着车,想通这一切因果关系的我,眼

    神变的更加坚毅起来。

    当同龄人的男男女女还在为情,风花雪月;为工作,迷茫彷徨时。

    我就已经是一名6岁孩子的父亲,一家物流公司的老板了。过早的性经历、

    高强度的工作、需要照顾的家。这一切都促使我,迅速蜕变,本该是属于这个年

    龄的稚嫩思维,也变的老成、稳重、有了担当。

    我已经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不再迷茫、不再动摇,为了这个家,为了幸

    福,拼搏奋斗。

    第二章

    正在开车的我已然把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男主人,我微笑的对着身后还在嬉

    闹的娘俩说道:「琳琳,今天我们在外面吃饭好不好?哥哥带你去吃你最喜爱的

    鲜虾云吞。」

    「好耶,哥哥最疼琳琳了。」我的小天使又露出两排整洁的小牙齿,开心雀

    跃的回答道。说完之后,又萌萌的还从后座跳了下来,对着正在开车的我,朝着

    我的脸「啪唧」亲了一口,然后又坐回座位上「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琳琳是个

    爱笑的好孩子。

    「再亲一口,吃完饭就带琳琳再去游乐园玩,那里面有大脑斧、梅发怒、小

    狐泥。」我学着她还不是很清晰的吐字逗她。

    刚才琳琳的笑声又再次治愈了我。

    听到我说的之后,还没从车后座,坐稳当的琳琳,又欢乐的站了起来,用小

    手抱着我的头,对着我的大脸「啪唧」又亲了一口。我把自己搞的脸上净是琳琳

    的口水,不过心里却超级甜蜜。

    我轻易的从妈妈手中,博得了琳琳的好感,把妈妈晾在一旁,独自与琳琳亲

    密的互动了起来。

    妈妈忽然被冷落,显然颇为不满,一边用美目透过后视镜狠狠的的刨我,又

    一边又在怪我太宠琳琳,还说着一些,「明明在家做饭吃就可以了」之类的话。

    我「享受」着妈妈对我的抱怨,心里美滋滋的全都一并收纳。

    琳琳听到后,却似乎不太接受妈妈这个观点,小表情有些生气,摇晃着2个

    可爱的小羊角辫,在妈妈身边大呼小叫的抗议着不满。换来的又是妈妈用美目很

    很的瞪我。

    自从爸爸不要这个家之后,像刚才这样的「互动」,我从妈妈手中抢走琳琳

    的「戏码」,早在这之前就经常上演,也变成了我和妈妈心照不宣的「小游戏」。

    因为琳琳对我的依赖早就超过了妈妈,所以每次与妈妈的「互动」中,我都

    能轻易完胜,让妈妈吃尽了「苦头」。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一向是在工作上、生活中,处处都要强的妈妈,对于这件事,也是毫无办法。

    在我感觉里,我们三个人的关系就像石头剪刀和布,完美的相互克制。琳琳

    听我的话,我听妈妈的话,妈妈又听琳琳的话。

    来到饭店,找好位置坐下后,还没等服务员开口,我就利索的报了四个菜名,

    都是一些这娘俩最爱吃的。不知道自己是有意还是无意,除了3杯果汁以外,我

    又执意的点了罐啤酒。

    点完酒之后,我就后悔了,一会我还有护送「大、小宝贝」安全回家的「重

    任」,一点马虎不得,是万万不能喝酒的。平时只要有我在的话,我妈都会把主

    驾驶让给我。

    于是等菜都上齐后,我就把啤酒放在了桌子一角,随着琳琳一起品尝起了,

    她最喜吃爱的鲜虾云吞。

    我用瓷勺捞起了一个虾肉馄炖,吹凉了之后,送到琳琳嘴边。

    「慢点吃,琳琳,小心别烫着。」

    「呀,乖,听话,再吃慢点,没人跟你抢,别吃呛了」我坐在琳琳旁边,又

    抢了本该属于妈妈的叮嘱,我温柔的向琳琳交代着。

    琳琳边吃边乖巧的小声「嗯哼」着回复着我。

    和我小时候完全不同,琳琳从不挑食,而且还有着极好的胃口。看着琳琳食

    欲大开的样子,我很开心,根本不用担心像其他小朋友挑食的问题。反而我还生

    怕她吃撑到。

    只要有我在家的时候,琳琳的一切都是由我来照顾,琳琳对这个安排也十分

    满意。

    每天我下了班回到家之后,自己就包揽了三个人的角色,亦哥亦父又亦母。

    讲真的,为了琳琳,我心甘情愿,还乐此不疲。

    就像现在,我们三人正吃饭的这种情形,妈妈自然而然的又成了「甩手掌柜」。

    我上班,公司不用她打理。

    我下班,琳琳不用她去照顾。

    处处都要强的妈妈,彻底沦为了「废人」,而且现在我妈也根本插不上我和

    琳琳之间的亲情对话。

    一股莫名的挫败感混合着失败的沮丧,自从我完美的顶替掉「妈妈」这个角

    色之后,就一直在妈妈心中盘旋积累着。

    几个鲜虾馄炖都被琳琳大口的消灭掉了,这时我用余光看见,一只优雅如白

    藕段的手臂,落寞的伸向了我放在桌角处的那罐啤酒。葱长细嫩的玉手,时隔6

    年,这一刻终于又再次拿起了多年都不曾触碰过的啤酒。

    随着「咔呲」的一声,拉环被妈妈拽掉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我下身鸡巴

    也跟着莫名的跳动了一下,也许是因为曾经深深烙印下的「条件反射」。

    (未完待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