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我的妈妈不可能这么淫荡(书号:16481

【我的妈妈不可能这么淫荡】(2)

作者:喵酱
    【我的妈妈不可能这么淫荡】(2)

    作者:喵酱

    28/10/3

    生命在于运动,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差,自打我妈开始练瑜伽,人是越来越精

    神,看起来也越来越年轻。

    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少妇风情。

    以前她还喜欢熬夜看电视剧,现在也改了,每天晚上十点准时睡觉,早上六

    点出头就起床跑步。整个人都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不过运动量大了,对身体而负担也重,她晚上没事就捉我过去给她老人家捏

    肩捶腿,按摩脚底。

    我这一番操练,按摩水准直逼盲人技师。

    不过有一点不好,我妈舒服了就喜欢叫,偏偏她嗓音还颇为甜美,听起来就

    跟女优淫叫一样。弄得我是鸡儿梆硬。

    当然,我也没少楷老妈的油,捏大腿这可是她老人家钦定的,隔三差五的蹭

    蹭她屁股,碰一下她的外乳,还是挺享受的。

    以前还没觉得什么,现在看着老妈穿着背心短裤,曲线优美的身姿,我的鸡

    儿是越来越慷慨激昂了。

    终于挨到周末,我巴巴的给大哥发过去信息。

    「哥啊,咱啥时候去浪淘沙泄泄火啊,小弟实在是扛不住了。」

    嫖娼这事,容易上瘾,尤其是我这种血气方刚,食髓知味的半大小伙子,那

    更是小头控制大头,整天就寻思着找个女人打上两炮。

    尤其是家里还守着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漂亮妈妈,还只能闻闻味,连口汤都

    喝不上。那就不是享受,而是煎熬了。

    过了好半天,大哥才回复我:「兄弟,浪费那钱干啥,明天直接跟哥哥一起

    来搞这母狗,我可跟你说,这浪淘沙的小骚蹄子可比不上她。」

    我生冷不忌,当然是欣然允诺。

    我是兴奋激动睡不着觉,好不容易挨到了第二天下午。

    兴高采烈的直接杀到大哥给我的地址。

    嗯,还是老地方,公馆专门给调教师们准备的自定义房间。

    每扇黑门背后,都有大量女性正在完成人到物品的转变。

    666号房就在眼前,我直接推门而入。

    一进门,一具白花花的肉体就出现在我眼前。

    她带着眼罩,下半边脸围着一条破破烂烂的黑丝袜,其中脚部那部分结结实

    实的塞在她的嘴巴里。

    虽然看不出来长什么样,但看轮廓,肯定是个美人。

    不过此刻她的姿势可不好看。整个人挂在墙上,双腿摆成一字马的形状,发

    黑的外阴湿乎乎一片,不算太密的毛发油亮发光。

    「呦,来了?快看看,我这辛苦训练的成果。」

    大哥从沙发里起来,身上就一条大裤衩子。

    「你看看,这一字马,标不标准?在我刚上她那会,她连个劈叉做不了,不

    过现在吗……」

    大哥拍拍女人的屁股,啪啪两下,肉臀上就多了两个红巴掌印。

    「身体柔软性强多了,解锁了不少高难度新姿势,一会从墙上放下来给你试

    试。」

    我嘿嘿一笑,三下五除二就脱了个精光。

    十五厘米的小炮不说天赋异禀,但也超过了百分之七十的男性同胞。

    「那大哥,有啥要注意的事项没?」

    毕竟是人家订的性奴隶,我这偷偷上别人的母狗,毕竟不太好。

    大哥点起根烟,他打开房门:「没啥需要注意的,跟哥客气啥?你先玩着,

    我去上个厕所抽根烟,回来再战。」

    跟浪淘沙的小姐做,不带套是不行滴,就算加钱人家愿意让你肏,但小爷我

    还不想担风险呢。

    淫笑着我就扑了上去。

    不过出乎我意料而是,我这抓奶龙爪手刚一出手,这骚货就疯狂挣扎起来,

    看她左摇右晃拼命躲着我的进攻,可是把我气坏了。

    「你怎么回事?姐姐,这屄我哥肏的,我就肏不得?」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她呜呜的不知道说些什么,看样子还挺着急的。

    可小爷我就想打个炮,谁管你愿意不愿意。

    我按住这个女人的屁股,下身用力一挺。

    「爽!」

    久违的湿润包裹住我的小老弟,这感觉就跟回到家一样。

    我初生牛犊不怕虎,上来就是狂风暴雨一顿输出,一下接一下,生动的诠释

    了什么叫势大力沉。

    不过就算我神勇不凡,但姐姐你表现的也太过夸张。

    「诶?姐姐你别哭啊,你哭什么?」

    这女人就跟被人糟蹋了的黄花大闺女一样,眼泪顺着眼罩缝隙那是嗖嗖的掉。

    不是,我又不是日本鬼子,她也不是黄花大姑娘,你怎么就一副老娘失贞就

    活不下去的模样呢?

    不行,我必须非好好问问她。

    兄弟也没拔出来,我就保持着合体状态伸手将丝袜从她嘴里拉出来。

    「别!别!」

    等等,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我有点慌。拽住眼罩猛地一甩。

    「卧槽!」

    我的鸡儿瞬间丧失了硬下去的勇气,非常不堪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张眼泪汪汪的脸我可再熟悉不过了,那不正是我那成熟美艳的亲妈吗?

    「诶,怎么回事啊!」

    我手忙脚乱的打开开关,将老妈从墙上放下来。

    此时场面非常尴尬,我们母子俩浑身赤裸,坦诚相见,这屋里倒有床,但没

    被子啊。

    我连忙把我的衣服丢给老妈,自己飞快的转过身。

    「母亲大人,我什么都没看到,你快点穿好衣服。」

    身后悉悉索索响起穿衣声,但我一想,老妈那凹凸有致而魔鬼身材,鸡儿就

    不由自主而抬头致意。

    「等会,这怎么回事?」

    大哥一进门愣了一下,按理说这会我正应该在老妈身上大展雄风,老妈声嘶

    力竭,大声呻吟才对。

    这抓嫖现场一般的场景上怎么回事?

    我急中生智:「大哥,使不得把,这是我邻居家的阿姨,从小看着我长大的,

    太熟了,下不去手啊。」

    大哥一脸蒙逼:「什么?你确定没在逗我?」

    我连忙点头:「那可不。」

    不过大哥毕竟是老油子。他猥琐一笑:「那也无所谓啊,我就不相信,你没

    对你这个阿姨起过色心,现在你也知道她是个什么货色了,还不趁热打铁,好好

    深入交流一番?」

    其实,我是愿意的,不过碍于老妈的淫威。

    我头头转过头瞄了一眼。发现老妈正恶狠狠的盯着我。

    妈耶,好可怕。

    「算了算了,大哥,今天就这样吧。阿姨对我就跟对儿子一样亲,我实在是

    下不了手。」

    大哥这会看懂了,他神秘兮兮的笑了笑:「看来这骚货还挺有架子的。」

    他径直走向妈妈:「你给我跪下,我让你穿衣服了吗?」

    我寻思着,妈妈是个独立骄傲的女强人,她怎么可能当着儿子的面向大哥做

    出如此屈辱之事。

    「对不起,母狗错了,请主人惩罚。」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妈妈当即跪倒在地,麻利的将刚刚套好的衣服脱下来丢在一旁。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三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妈妈吗?

    「兄弟,你看,母狗就是母狗。别看她张牙舞爪,实际上是外强中干。」

    大哥非常得意,他脱下短裤,露出小臂粗的肉棒。

    「来,给我含住。」

    妈妈犹豫片刻,还是张开嘴巴,努力吞下半根鸡巴。

    但我这个当儿子的,看到别人将鸡巴插进妈妈的嘴巴里,竟然奇怪的没有太

    多想法。

    不,还是有的,如果这根鸡巴是我插进去的,那就更好了妈妈口交技术非常

    娴熟,爱妃无视我的存在,使出浑身解数讨好她的主人。

    大哥看出我的窘境:「来,兄弟,别站着看啊。一起嗨起来!」

    此时的我,正处于激烈的天人交战之际。

    「那可是你亲妈啊,你应该阻止大哥,将母亲救离苦海。」

    「不,你要知道,色公馆的势力是多么强大,他们看准的性奴,谁都救不下

    来。」

    我动动嘴唇,可是我又能怎么做呢?

    身为色公馆的会员,我也了解到他们的冰山一角。无论是政府还是黑社会,

    到处都有他们的势力,不是没有性奴想要重获自由,但她们的结局无一例外,通

    通以血和泪而告终。

    既然打不过,那就加入他们吧。

    我自问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简单的分析利弊之后,果断的将道德和亲情扔到

    了九霄云外。

    本来我就是来肏女人的嘛,这老妈就在这里,我不肏,总会有别人来肏.那

    别人肏得,我这个亲儿子反而肏不得?

    哪有这般道理。

    无视妈妈哀怨的眼神,我笑嘻嘻的走到妈妈背后,扶起她的屁股,一手扶着

    鸡儿调整弹道。

    「骚货,晃什么晃,给我老实点。」

    大哥拽着妈妈的头发,他看到妈妈如此不配合,勃然大怒。

    怎么可以在自己的小老弟面前丢脸呢。

    妈妈终于停止了挣扎,到我仍能感受到,她的身体还在颤抖。

    不知道妈妈此时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但无所谓了,被欲望冲昏头脑的我只有一个想法。

    肏她,把我充血的阴茎插进那个生我养我的女人的体内。

    在十几年前,我们本为一体,而在今天,我又找回了和母亲灵肉交融,你中

    有我的奇妙感觉。

    平心而论,妈妈毕竟是生育过的人了,下面有些松,比起那些万人骑的站街

    女也强不了多少。

    但我就是感觉,我他妈忍不住要射爆。

    不知怎么的,我明明可以算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司机了,但这会,却像是个手

    足无措的可怜处男。

    毕竟,在我胯下,婉转承欢的女人,可是我的亲妈呀。

    在妈妈温暖潮湿的腔道内,我胡乱而狂野的反复冲刺。

    我看不见妈妈的脸,不知道她此时是个甚么表情。

    但是她咿咿呀呀的呻吟,却告诉我,没错,她也动了情。

    「嗯?这么快?」

    我长吐一口气,在爆发之前把肉棒从母亲的体内拔出。在她白里透红的丰臀

    上,留下一片爱的痕迹。

    「今天有点不在状态,可能是陨铁没休息好吧。」

    我尴尬一笑。

    人常说,撸前饥似鬼,撸后圣如佛。我这会正短暂处于圣人状态。

    当理智重新夺回大脑高地,我不禁有些害怕。

    天呐,我这是干了什么,我和我的亲生母亲发生了性关系,就在刚才,我的

    生殖器插进她养儿育女的私处。然后,然后,我把我的精液留在她的屁股上。

    人是有良心的,这一刻,我无比愧疚,又无比后悔。是,尽管母亲表现出了

    她淫荡的一面,就算她要被人调教成发泄性欲的肉便器,那她,在生理和法理上,

    都是我的母亲,而我,也是她怀胎十月,辛苦分娩出的亲骨肉。

    我,应该是错了吧。

    「你小子歇够了没?怎么今天跟个软脚虾一样?你不来那我六替你代劳了啊。」

    我下身一挺,又把重整旗鼓的大肉棒送进妈妈体内。

    「来啊,怎么不来,看我如意金箍棒!」

    天色渐晚,我已经回到家中。

    家里的陈设一如既往,可我知道,我大概是回不去了。

    八月的夏日是那么炎热,我脱的干干净净,大马金刀的坐在布艺沙发上。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少年的精力总是旺盛的,少年的欲望总是无穷的。

    那怕今天下午我对着妈妈狠狠射了五六次。

    但一想到她温润如玉的身子,我就感觉身体里充满了力量。

    门锁转动,满脸疲倦的妈妈回到家里。她看起来满怀心事,甚至没能看到,

    正对门而沙发上,全身赤裸,虎视眈眈的儿子正用野兽般的眼神盯着她。

    妈妈穿着轻薄的宝蓝色连衣裙,她看起来像个贵妇人,宝相庄严。

    而我呢,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亵渎者,蹑手蹑脚的将她拥入怀中。

    「妈,你回来了。」

    妈妈刚把鞋子脱掉。脚上的肉色短丝袜刚褪下脚跺,就被我的突然袭击吓了

    一跳。

    她的身体失去平衡,倒在我的怀中,我相信,她能感受到,她腿缝处,那根

    热如烙铁,硬似铜棒的羞人之物传达出的炽热爱意。

    一滴,两滴,热乎乎的液体滴在我的手背上。

    「作孽啊。」

    妈妈呜呜的哭了起来,她失去力气的身子软软的瘫倒在我的怀里,任凭我掀

    起她的裙子,将她白色蕾丝内裤拨到一旁,小心翼翼,温柔轻盈的,将肉棒填满

    她湿漉漉的秘密花园。

    「妈,我知道,这些年,你过得很不容易。」

    我轻轻的抽插着,将下巴抵在妈妈的头发上,轻嗅茉莉花的芳香。

    「我呢,虽然学习不好,也不孝顺,但别人欺负我,我忍着,别人骂我,说

    我是个没爹要的孩子,我忍着,以前,别的同学穿时髦品牌,我穿着开裆的裤子,

    打满补丁。」

    我咬住妈妈的耳垂。明显能感受到,她的心脏跳动的更加剧烈。

    「但我觉得,这些不算什么。虽然我们家那时候没钱,我也自卑。但我知道,

    我妈妈是个伟大的女人,错的不是你,而是我那个不合格的父亲。」

    妈妈捂住嘴巴,低沉的呜咽声在喉咙里徘徊。

    我一手一个,握住母亲挺拔的双乳,细腻香软的乳肉在我指间变换模样。

    「虽然我不知道,这段日子,你究竟经历了什么,但我尊重你的选择。」

    妈妈再也控制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我……我……我是个淫荡的女人,我

    不配当一个母亲……但我忍不住,实在忍不住了。」

    我搂紧母亲的腰肢,在那个孕育我的地方又留下了我的足迹。

    「妈妈,如果你不介意,能给我讲一讲吗?你这段的经历。」

    我温柔的抱起妈妈,将她带进浴室,将她身上的衣物除去。

    我打开花洒,仔细的清理母亲身上每一处肌肤。

    「那得从今年年初说起了。」

    妈妈娓娓道来。我这才了解了妈妈变成如今这个模样的经过——一个别有用

    心的男人慢慢攻略一个良家熟女的故事。

    妈妈说着说着,由流下了眼泪:「我当时,真的以为,我找到了下半生的依

    靠。虽然他比我小了十几岁,但他不介意,我就无所谓。」

    我轻轻拂过妈妈的肩膀,这张本该光洁的玉背上满是淤青和吻痕。

    「但他,只是想让我认识到,我是一个饥渴的,渴望男人肉棒的无耻荡妇。」

    妈妈深深低下头,抱住自己的膝盖:「他开始开发我身上的每一个地方,他

    让我学会了,用嘴巴,用乳房,用后面,用脚服侍男人,他带我到各种地方做爱,

    在店里的试衣间,在柜台,在公共厕所,在人来人往的公园。」

    「他是个魔鬼。」

    妈妈绝望的说到:「我很恐惧,但我已经习惯了他一次又一次的占有我的身

    体,我知道我逃不了了。」

    我拿着花洒,分开妈妈的双腿,仔细观察着她的花唇。温热的水流抚慰着她

    红肿的外阴。

    「所以,你看到了,我已经挣脱了。」

    我轻轻拨弄着妈妈的下体,两根指头并起伸进她的蜜穴。

    「妈妈,你知道吗,他要把你卖给别人,你会成为那个老板的泄欲工具。」

    妈妈近乎呻吟的说到:「我知道……我知道……他带我和各式各样的男人做

    爱时,我就知道了,他不爱我,他只是在调教我,把我变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而已。」

    妈妈突然展颜一笑,笑容是那么明媚,又带着几分如释重负的洒脱:「这就

    是命吧,这就是给我这个淫荡的女人最好的惩罚吧。」

    她点点头,非常认同的重复着:「我认了。

    我再也按耐不住,张开嘴巴咬住她的乳头,顺着她的身体一路亲吻下去。

    「那,妈妈,你介意你的儿子享用你淫荡的身体吗?」

    妈妈甜甜笑着拥我入怀:「怎么会呢?你可是妈妈的宝贝。」</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