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活尸体(书号:16480

【活尸体】(完)

作者:LLXX
    【活尸体】【完】

    28年/10月/03日

    字数:4442

    正文内容……

    雪花自黑暗中飘落。

    飘零的雪花尚未融尽,交织如地图的细窄街道上铺积起来。

    这是寂静的深夜,老旧的街道甚是空旷,只见一个男人朝远处走近,他的羊

    毛靴踩在新鲜的积雪上咯吱作响。

    男人走来,他满脸胡子很年轻但是不细看还以为是一个中年汉子,庞大的身

    体因为寒冷而紧缩着,带着一个木枷。

    他面带笑意,嘴里绪语念念「:真是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

    逃难第三天,数次化险为夷,这个汉子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街上仍然有他

    的通缉令,让他诧异。

    「汪汪汪……汪……汪汪」

    寂静的小镇星星点灯的灯光此起彼伏,后面一大推火把赶了上来,人们虽然

    没有看见逃犯,却有一只硕大的狗,宛如一个黑色的大绒球从岸边陡坡上翻滚下

    来男人急速狂奔,下小镇,临近河水,扑到水里,游水。

    狗追上来,抓挠,撕咬,撕扯他的腿。

    男人竭力抵挡,用手指戳它的脸,试图将手深深捣进满是口水的狗嘴里,但

    是狗挣脱了,咬住他粗糙黝黑的手指,撕裂了他的肌肉,用爪子抓挠他的胸膛,

    要不是木枷这会儿起到救命作用,它已经咬断了他的咽喉男人力气渐弱,他使出

    最后的力量,勐压到狗身上,和它一起沉入水中。

    河水翻腾,清亮的河水变得浑浊,被鲜血染红。

    男人不时浮出水面换气,力求尽快游到浅水区,方才的激烈让他忘记了寒冷

    刺骨的冰河,现在极限依然降临,爬不动,坚持……没有一丝的气力,哈着的白

    气越来越小,眼睛睁不开已经结冰的眼睫毛窸窣的闭上了,随着水流各自飘荡,

    只记得狗吠声越远……深夜的荒山中,漆黑的夜空偶尔有几颗星星,偶尔闪射岀

    半死不活的光点,本就黑黢黢的山体投落下一片浓重的阴影,山野间寂静,一丝

    风都没有。

    树木静止,好像没有活物一样。

    透过云层,露出久违的满月,显得诡异。

    月光白中透青,洒在死寂的山野间,彷佛给四野披上一层黏腻的细纱一样,

    令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煳不凊。

    一切都显得倍番的了无生机。

    世外桃源形容外人难进,但是起码是桃源,充满生机,而这里是世外绝境,

    犄角旮旯的地方时隐时现鬼火一般的亮光,茂密的无叶树枝好像不用叶子的存在

    ,谁会知道这里有一个漂流的庵舍,「砰砰呲呲咚咚……」

    窗户上的影子一动一动很有节奏,一个身体健硕的女人在砍削着什么,我们

    看到这是一个木头,人形,女人认真的做着这个笨拙的人形木头,透过微弱的烛

    光,看到她的面庞。

    脸色发黄,虽然五官标致但是看不出一点女人味,额头都是汗,拿出来粗粝

    的磨石磨着那具人形,中间突出的一根现在还是粗坯,上面还有几个枯叶倔强的

    抖动着,女人拿出柴刀,开始专心削磨着关键部位,比划着粗细长短几个时辰过

    去了。

    女人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迫不及待的给木人的关键部位涂抹着动物油,

    油渗进去再涂,女人累的够呛,睡了过去,一直睡到中午,眼睛睁开,映入眼帘

    的是一根黑黢黢的大棒子,也没有吃东西也没有洗漱,撩开衣襟,脱下裤子,想

    趴上去台子,但是台子可能承受不住重量。

    抱着木人准备放在地上,实木呀,刚抱动,没料到的重量让她差点摔倒,不

    抱了,直接上了台子,裤子拔干净,坐了上去,「啊!」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凉透了,太硬了,只能直着身体上下套弄,臀部一起一合,很是熟练台子很

    小,女人一直找着舒服的姿势,脚慢慢撑得更开,开始舒服了,女人也在酝酿情

    欲,脚一滑,「啊!」

    硬棒因为卡着身体,没办法脱身,连人和木人一起掉下去,女人连忙要拔出

    ,还是倒了,还好拔出,但是巨大重量压在了一只腿上,女人惨叫,木人也下来

    ,木根掉在地上,全部重量都在木根,咔嚓断了,如果没有木根的缓冲,女人的

    腿可能废了,看着断了的木根,女人哇一声哭了出来,哭了很久,把腿慢慢抽出

    来,磨破了皮,青了一块,把裤子艰难穿上,一瘸一拐的走出屋子,手里拿着断

    了的木根,狂叫一声,扔了出去,结冰的溪面上,木根叮叮哐哐的跑着,女人还

    是生气狂吼,一瘸一拐还是跑着,追着木根,一追到就踢一脚,踢了不知道多久

    ,瘫软在刺骨寒的冰面上哭着,良久,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

    这个鬼地方常年结冰,走了多少次看不到人烟,师傅也是死的突然,从十三

    岁到现在独自生活的二十二年,渐渐认命,老老实实生活在这里,前面冰面上有

    个黑点,不像石头,女人看着诧异,慢慢爬起来,麻木的腿一点一点的走过去,

    把她惊呆了,溪面上有个人冻住了,一半在水里,一半在外面,还带着一个木头

    大枷,可怕瘆人,女人害怕的赶紧跌倒,这是她这十几年除了老尼姑师傅唯一见

    过的人,应该死了吧。

    女人心想,男人?对,是男人,她心想,赶紧回到屋子,拿出冰凿铁斧头,

    敲打着男人身子一圈的冰面,怕裂开伤到男人,去庵舍取了锯子,还好这里浅只

    有不到一寸厚,半个时辰,女人小心翼翼把男人周边都打通,锯开,拖着男人在

    冰面上一步一步接近庵舍。

    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拖回庵舍,半天时间才结冰锯掉木枷,女人满手都是伤,

    血口子,手也麻木了,还是把火盆烧上木炭,麻木的手受到热量回苏剧痛,又找

    了洗脸的铜盆也是烧上木炭,还有铁盘,能用的都用上,摆在男人身边一圈,一

    直烧着,周围都是渐渐化开的水,男人还是铁青的面孔,没有一丝活着的迹象。

    女人烧了一天一夜,期间男人身体融冰,女人还小心翼翼的给男人灌温水,

    消融了,脱掉男人的衣服,壮硕的肌肉,都是伤疤,看了看裤子,一犹豫,心一

    横,脱了个一干二净,男人的下体被冻得萎缩,但是还是本钱可观。

    她看了良久,回过神,继续忙碌,每天都是不间断的烧木炭,驱烟,清理伤

    口,还好烟很少,不用一直驱烟,第二天半夜天她实在坚持不住了,她就趴着在

    地上睡着了。

    睡了很久很久,一丝丝凉意,她眉头一怔,醒来,看见男人复苏的阳具垂在

    一头,渐渐断断的滋出水,一怔一怔的,女人欢喜的看着,回头看男人的脸,有

    了一点点的血色,女人也是很久没好好吃饭,赶忙做饭,熬了很多肉粥,给男人

    喝,但是喝不进去,她就拿着竹筒给男人慢慢灌,期间再灌少量温水,好几天过

    去了,一直这样照顾着,她没事也好好睡着,有一天她去打鱼,回来进屋闻到臭

    味,跑回来,男人拉了出来,她赶忙打扫,用温水擦拭,就不免碰到男人的阳具

    ,还是软塌塌的,但是也比以前大了些许,女人脸红,摸了一下起身,继续加了

    炭火,继续喂水,晚上睡觉做了一个梦,男个男人满身是血用木根把她敲死了,

    吓得不住哆嗦……第二天起来,阳光照了进来,女人看见男人起色回转,很高兴

    ,脸上确实有了血色,每天重复喂食喂水,隔一天就擦拭男人的身体,从以前的

    冰冷到身体有温度,女人心里开始鹿撞,每次擦拭健硕的体毛遍布的身体女人就

    呼吸急促,尤其每次碰到男人的下体最初的害羞到现在的爱不释手,肉棒也好像

    有复苏的迹象,恢复一些,但是还是软软的,还有从上次男人尿过之后再没有尿

    过,女人也是没有报什么希望,就是擦拭,女人的庵舍有了人自己好像不那么寂

    寞了,哪怕是一个活尸体,以前制作安慰工具的热潮也渐渐澹忘了。

    照顾男人分散了很多女人的欲望,激发了母性的照顾欲,男人任她摆布

    ,这一天晚上女人给男人开始做衣服,她把以前师傅的衣服都拆开,做着男人身

    板尺寸的衣服,一直裸着也不好,一做就是到了后半夜,女人不知不觉睡着了,

    一夜过去。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清晨,一股水喷射的声音传到女人耳朵里,女人醒来,赶忙走出自己的内屋

    ,一看惊呆了,男人的阳具完全勃起,尿着有四尺远,阳具贴着肚脐方向滋射着

    ,吓她一跳,一股一股好像永远不停息,力量越来越大,看的女人面红耳赤,心

    里狂跳,又惊又喜。

    大约尿了一刻钟,力量开始小,滋到了男人的脸,女人赶忙过来,走的块地

    上满是尿液,一不小心滑到,扑倒在男人胸前,一碰男人好像压水球一般,男人

    的尿全部喷到女人头上脸上,女人大叫着,用手连忙当着喷射的尿液,因为身体

    压着男人,尿液好像专门对着她,一股一股的,女人受到极大的刺激,腥臭的尿

    液混合着奇怪的味道。

    女人忽然不想反抗任其喷射,持续一会,停止了,女人全身湿透,量太大了

    ,女人和醉了一样,躺倒在男人身上,脸色潮红,全身发抖,下体好像喷射了,

    两腿之间都湿透了,太刺激了,女人不知所措,庵舍很小满屋子都是浓浓的尿味

    和不知名的味道,让女人迷醉,她感觉身体都酥了,浑身无力,下体黏煳煳的,

    女人这会回过神来,心想这是怎么回事,感觉重生一样,身体舒爽,慢慢爬起来

    ,看见男人的肉棒还是坚挺着,咬了咬嘴唇,慢慢欠身。

    蹲坐在男人腿前,手发抖着摸了上去,火热滚烫,女人心里一惊,不由抓得

    更紧,抚摸着,爱抚着,一只手变成两只手,一下一下套弄着,不停的套弄,好

    奇的脸探过去,本能的想闻一下,热量还没有碰到脸颊就感觉到烘热热的,女人

    害羞的笑着,最初那个禁欲黄脸现在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脸上有着光泽,很诱人的红着脸,闻了一下,很近的看着,忽然男人的阳具

    抖动着,一股浓精设了出来,女人来不及躲避,全射在脸上,女人傻了,一大股

    一大股,女人经过尿液洗礼,干脆不躲了,头发脸上全部都是,厚厚一层,很多

    都是小块状,但是后面几股都是浓液状,射了之后,女人和男人身上都是阳精和

    尿液,女人想去烧水擦洗,但是男人的阳具还是直挺着,女人脱掉了身上的潮粘

    的衣服,只见一具白皙肉感的身体露了出来,胸前两团肉翘着,嫩嫩肉红色的小

    花生,腰身粗壮但是曲线有致,臀虽然大但是紧致白腻,两腿之间仍然留着黏黏

    的透明液体,只见一个庵舍之中地台上一个女人两腿跨在一个没有知觉男人身子

    之间,对准男人傲人的赤红色肉棒,两手趴开晶莹剔透的肥厚肉唇,肉唇两边的

    毛太过浓密,坐了下去,「啊!!!!」

    女人满足的长叫一声,身子没有办法支撑,插得更深了,浓密的毛被男人的

    阳具带进去了很多根,男人阳具太过粗大,紧紧的毫无缝隙的插入女人蜜壶中,

    带进去的阴毛像被人扯掉一样疼,生疼和空虚满足的双重击打下,女人像没有骨

    头一样,软软的耷拉在男人健硕的身体上,颤抖着,眼泪沁出眼角,不知道是舒

    服还是疼,不知名的眼泪,就这一下女人感觉自己体内喷射着,喷射着。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因巨大的阳具堵着女人唯一的出口,喷射的淫液反噬一样龟头上弹射在女人

    花心上,此起彼伏,女人刚想缓一下,那会想到有这番体验,自己的淫液折磨着

    自己,越反噬喷的越多,好像没有穷尽,女人感觉好像自己死了一样,用最后一

    点意志气力抓住男人宽阔的肩膀,最后一点力气,向前一倾,肉棒被硬生生拔了

    出来,淤积在体内的淫液如洪水决口一样「浵!」

    喷了出来,声音好像能响彻这个死一样的山谷,新的淫水也不甘示弱的喷了

    出来,女人啊大叫一声昏死了过去……不知道什么时间女人才睁开眼睛,这会太

    阳光照进庵舍,只见一具丰韵的女体趴在一个男人身上,春光无限,地上都是水

    渍,还有淤积的未干的折射着阳光,诡异的波光粼粼波光粼粼,女人的肉穴还是

    没有合上,好半天,女人起来,看着这个粗犷的男人,心里蜜意绵绵,穿上被黏

    黏干了褶皱的衣服,无力的打小半桶水,几个来回,烧水,站在盆里,浇着这个

    水渍斑斑的肉体,水洗过后,女人拿出几年不敢看的铜镜,看到一个水灵灵的女

    人,回头看着那具赤裸的脏兮兮男体咬了咬下唇邪魅一笑……而在漂流庵舍后面

    的小山坳里堆积这五六十具东倒西歪各种各样的木人,每一个的木根都是光熘熘

    的,而且有个规律从大到小,越大的越崭新……

    —《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