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网游动漫 >> 人类灭亡的那一天(书号:16478

【人类灭亡的那一天】完

作者:indainoyakou
    作者:indainoyakou

    28/10/3

    伊姆希的恐惧源自于她的梦:那是一个昏暗的夜晚,雷声隆隆,白影闪灭于

    浑厚的云层内,彷彿要把世上所有的十二岁女孩吓得哇哇大叫。

    膨胀的乌云将所有观测站吞入其中,黑色的气流犹似张牙舞爪的勐兽刮弄着

    每一片玻璃,孩子们躲回被窝,祈求温暖的疆界保护他们不受勐兽侵袭。

    等到低矮云层散去,巨大探照灯重新打出,透过饱受摧残的髒玻璃所见到的

    并非人工太阳,而是大规模降下的流星雨。

    璀璨金光骤雨般洒落地表,漆黑的龟壳化为一座座火山,流淌着熔蜜的火山

    口朝向天空喷出的流星──世界就在不断加重的疯狂中倾覆,受尽恐慌的伊

    姆希终于醒来。

    「呃……!」

    陷于喉咙的声音宛如叶上朝露,浑圆而清澈,当伊姆希从恶梦中惊醒,这粒

    露珠便从喉咙滚出,披上稚嫩的外衣,成为夜裡的一记短鸣。

    鸣叫声在冷冽的黑暗中掀起涟漪,大大的荷叶从她头顶降下,伊姆希仰首饮

    下污浊的露水,让灼乾的喉咙稍微舒服些,然后发出两记带有痰水的咳嗽声。

    「咳呃、咳!」

    她的咳嗽声对包覆着身体与四周的、缓慢流动中的某种东西赋予了活力,所

    有的花朵都盛开了,丰沛的花蜜从一片片花瓣间流泻而出,在她脚边形成甜热的

    蜜湖。

    金黄色蜜水吞没了髒兮兮的脚掌和脚踝,进而淹没她垂放在地上的双腿。

    「啊。」

    在这阵既柔软又黏稠的蜜汤浸泡中,伊姆希感受到源源不绝的生命。

    那生命是以原始的触手形状呈现的,它们分别从她的两腿缠绕而上,最终探

    及大腿内侧的神秘地带,将闭合之肌往两侧扳开。

    「呼……!」

    柔嫩的窟窿注入蜜水后肿胀起来,伊姆希从中体验到羞耻和不安,身体的一

    部分正为了某种仪式扩张。

    蛇一般缠绕在她双腿上的触手分裂出细小的分身,这些透明软管以相当柔和

    的力道滑入盛蜜之地,将小小的、湿黏的肉壁拨开,并且像水母移动般一步步朝

    深处迈进。

    当其中一条触手抵达挤满蜜水的窟窿深处,它从柔软的肉床中发现甜美的缺

    口,噗啾噗啾地,似乎正优雅地啜吸穴中之蜜。

    于是它将修长的身体塞入缺口中,挖掘着,鑽弄着,直到踢着小腿的伊姆希

    哀叫并掉下泪水,触手终于穿越狭窄的密道、抵达世上最乾淨的地方。

    「呜……呜呜!」

    伊姆希的子宫开始接收灼热的蜜液。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羞耻及不安都在蜜汁注入的那一刻化做云烟,取而代之的是注射带来的纯粹

    恐怖。

    但是,这与在观测站做的实验不尽相同,因为没有针头刺穿皮肤与肌肉的痛

    楚。

    乍听之下是件好事,不过这反而让习惯「注射等于疼痛」

    的伊姆希感到困惑。

    体内确实被注入温暖的东西,而且是可以感受到其温度与体积的东西。

    可是并没有注射时那么痛。

    甚至,还让身体诡谲地发热。

    「呃呜……!」

    韧性十足的子宫开始膨胀,给触手拨开的性器也随着蜜液的流动韵律地鼓胀。

    小如豌豆的阴蒂从薄软的包皮内伸长,冒出光滑的蒂头,与摇曳的花蕊一同

    颤动,吸引着空灵舞动的软管垂降。

    咕啾、咕啾。

    含着花蜜的软管将蒂头吸入其中,管口沿着蒂身向四方扩展,替它剥去了粉

    红色的柔软包皮,吮弄起整颗甜豆。

    令浑身肌肉为之一痠的虚幻快感凛然绽开,伊姆希在蜜液簇拥中倏然失衡,

    扶着黑色树根的双手反射性握紧。

    「啊呜呜……!」

    混乱的波动在小小的身体内横冲直撞,一次又一次地引发颤抖。

    这又和打针前的发抖有所不同,甚至带有一种她这个年龄的女孩难以消化的

    欢快。

    无法搞清楚这一切的伊姆希慌张失措,只能无力地等待波动趋于规律。

    轰隆!轰隆!观测站底层有一个不断撞击自己的大机器,伊姆希至今仍不晓

    得那是什么用途,但是她觉得身体裡就像装了那个机器,每一吋肌肤都随着沉重

    的撞击掀起鸡皮疙瘩,每一条肌肉都在拉扯中感到强烈的痠麻。

    花蜜的香气吹上瘦可见骨的胸膛,这裡有着和舒服伸展中的甜豆相似的豆粒

    ,没那么光滑,且有着粗糙的皮肤披盖住。

    当规律化的波动传达到此处,粗糙的表层开始胀大,乾皱的豆粒也由内饱满

    起来。

    现在,伊姆希的身体已经完全兴奋,飘散出比起花蜜要更浓郁、香醇的气味。

    美妙的香气引来一隻唰唰地拍打翅膀的大虫,两颗鲜红的虫眼从墨绿色的眼

    皮内翻出,漆黑的瞳孔聚焦于伊姆希可口的身体,令她胆怯地瑟缩起来。

    咕噜噜的虫鸣驱散遍及伊姆希全身的软管,吸含着阴蒂的管口啾地一声吐出

    黏答答的口中物,深入子宫的管身也被脱离蜜肉的触手拖拉出去,留下一滩温热

    的蜜液在宫囊内晃盪。

    蜜湖迅速乾涸,触手枯萎殆尽,剩下少许的蜜水在伊姆希的体外结成晶莹的

    粉末,体内的汁液则藉由她的体温继续维持液态。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呼……!呼……!」

    花海悉数枯死,伊姆希焦急地抓起风化的触手,却再也感受不到生命的流动

    了。

    除了自己体内保存的那一小部分,其它的都化为黑色沙粒乘风而去。

    「咕呜……!」

    伊姆希没有伤心的馀裕,红眼大虫已来到她瘦巴巴的身体前,张开螯爪般的

    尖嘴,从中伸出三条暗红色的白斑口器。

    其中两条将她的乳头圈起后含住,口器内部的粗糙触感令小乳头备受折磨,

    都快擦破了;另外一条则是插进飘出澹澹腐臭味的湿润蜜肉中,随后整条口器像

    消防水带似的胀大一倍,朝伊姆希体内注入白热的虫液。

    噗滋!噗!噗啾噜噜!伊姆希感到头晕目眩,分不清楚那究竟是下体发出的

    声音,还是大虫那挤牙膏般从漆黑甲壳内挤出带刺肉茎的声响,总之十分噁心。

    「呜……呜哇!哇啊……!」

    眼见肉茎带着黏稠触感顶向自己的腹部,伊姆希不禁害怕地叫嚷着。

    她挥舞骨瘦如柴的手臂,啪答啪答地拍打着树根,像是要抓紧什么,挥动好

    几下才搆着。

    以此为施力点,她奋力翻转娇小的身躯,即使紧紧缠住乳头的口器啪地一声

    弹飞出去、痛到她掉下眼泪,挣扎仍未停止。

    「呜……!呜……呜呜……!」

    乳头先是被口器磨擦到几乎脱皮,又给口器分泌物刺激到红肿,这让抽离一

    瞬间的擦弄变得更凶勐,直接就刮去薄薄一层皮肤。

    「呜啊……!呜啊……!」

    伊姆希又惊又恐地爬离大虫,身体传来的疼痛将虫的恐怖感放大好几倍,使

    她感觉就像被囚禁于恶梦中,只能狼狈地试着爬离此处。

    然而她那滴着浓稠白液的蜜穴还与大虫连接着,不管她逃了多远,垂晃着带

    刺肉茎的大虫都能振翅赶上。

    红眼大虫的身体学伊姆希翻转过来,不同的是,伊姆希是为了逃跑而呈现趴

    姿,大虫则是把坚硬沉重的黑色甲壳朝下,翘起流着恶臭体液的土褐色尾节,好

    让完全伸展的肉茎与逃跑中的伊姆希呈现平行。

    待口器拉长到极限,大虫便嗖地一声弹向不晓得爬了几公尺远的伊姆希,长

    满芽丛的肉茎与口器贴成一线,撞击瞬间即插入滴着热液的小穴。

    噗啾!「啊咯……!」

    那是几乎可与伊姆希纤细的手腕相比的粗壮肉茎,即便是涂满热液而显得滑

    不熘丢的蜜肉,突然间被这玩意塞满、撑饱、勐击子宫也稍嫌太过。

    插入瞬间的刺痛感令伊姆希四肢瘫软,昂扬的小豆状阴蒂反射性胀起,尿水

    从滴着白汁的两腿间喷洒而出。

    但是大虫丝毫不在意她的疼痛反应,完整插入体内的肉茎开始进行二度充血

    ,附着在茎身上的肉芽一颗颗肿胀起来,刮弄着撑至极限的肉壁、把业已变形的

    阴道顶出颗粒状皱折。

    「哦……呜……!」

    交配开始了。

    大虫的口器停止喷吐热液并滑出体外,这没有让伊姆希感觉轻鬆些,长满肉

    芽的粗大肉茎马上就来势汹汹地前后磨擦起变形的蜜肉。

    黏热粗糙的茎头每每撞向含住花蜜的子宫,便使得腐败中的蜜液勐然摇晃,

    一次一点地从灼热的颈口流出。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金黄黏液被肉茎吐出的浓白臭液稀释到几乎无法分辨,最终消失在越发激烈

    的抽插动作下。

    「呃……!呃咯……!呃呃……!」

    噗滋!噗滋!噗!噗滋!当肉茎因持续不断的刺激累积充足的体液,每颗肉

    芽都胀得比勃起时要大一倍,宛若饱满多汁的果实,只是它们非但无法解渴,还

    刮得伊姆希哀叫频频。

    肉芽表皮与肉壁磨擦得越来越薄,一颗接着一颗在激烈擦弄中破裂,从中流

    出灼烫的精水。

    伊姆希被一阵前所未有的灼烧感惊吓到,比起阴道扩张、比起在观测站所做

    的任何实验都要更炽热,甚至让她误以为自己的身体烧起来了。

    紧紧咬破的嘴唇勾着血丝大开,她正欲哇哇大叫,嘴巴却被另一根肉茎趁机

    塞入。

    伊姆希还处于震惊状态,又一隻大虫挤到她面前,硬是将颤抖的肉茎强行挤

    进已经含住虫茎的嘴巴裡。

    「嗯呜!呜!呜噗!呜咕!」

    啾噗!啾!啾啵!啾噗!伊姆希害怕地闭紧双眼。

    下体正在灼烧,而嘴巴又快被胡乱抽插的两条肉茎挤爆;更令她害怕的是,

    脸上那两隻大虫侵犯她的同时,亦在互相残杀。

    她有种难过的预感,她似乎应该为了即将死去的大虫保留它们的种子。

    无论如何,她为自己找了个合适的理由,便大口饮下肉茎流出的、几乎使她

    整个口腔都浸泡其中的白热黏液。

    吃进精水的伊姆希四肢逐渐麻痺,最后整个身体像是洩了气的皮球瘫软下来。

    儘管如此,屁股后方的大虫依旧奋力捣弄她的小穴。

    就算茎上之芽全部破裂,茎身却又胀得更大了,扭曲变形的阴道仍然无法喘

    息。

    这场折磨持续了整整十五分钟,期间不断有大虫聚集到她面前,但始终只有

    最初两隻虫子的肉茎插在那张又麻又痛、几乎脱臼的嘴巴裡。

    抽插着白煳穴肉的肉茎终于要喷发了,此时伊姆希已轻微地吊起双眼,视野

    忽明忽灭,意识似乎又要沉入恶梦中。

    当这根一再胀大的肉茎完全贴合子宫颈,灼烧感伴随浓稠的精液注满整个子

    宫。

    伊姆希瘦弱的下腹部逐渐胀起,显然她的子宫再怎么膨胀都无法承受如此大

    量的精液。

    由于肉茎堵住了整个阴道,挤满子宫的精液无法流出,有不少精水渗入腹腔

    之中、涌向两颗小小的卵巢。

    精液流尽的肉茎裹着大量白汁滑出阴道外,鲜红的虫眼迅速褪色,大虫在长

    达两分钟的射精结束后便死去了。

    没多久,佔据伊姆希嘴腔的两隻大虫也相继死亡,它们并没有射精,而是死

    于同伴的袭击。

    「呃……呃……」

    伊姆希倒在越坠越多的虫骸之中,痠痛至极的嘴巴闭不起来了,受到肉茎侵

    犯的阴道剧烈收缩着,腹部深处──子宫彷彿在咀嚼大虫的精液般胀痛得很不舒

    服。

    可是她没办法伸手轻摸隆起的腹部,这阵痛楚最终反应在执拗地收紧的肛门

    上。

    「呃嗯……!」

    伊姆希再次闭紧眼睛。

    她觉得今天闭眼次数实在太多了,在观测站的时候,闭眼次数越多就代表越

    不乖。

    但是现在不这么做的话,她会感到非常地羞耻。

    因为她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不小心在不正确的地方大便了。

    「呜……!」

    /家.0m

    /家ωωω.оm

    /家.оm

    比起身体承受的痛苦,脱粪带来的黏热与解放感反而更让她难过。

    幸好,最近她没有吃太多东西,喝的水倒是很充足,所以便便是稀的,而且

    不会太臭。

    她已经不想再被叫臭臭的伊姆希。

    这么说或许不对。

    如果现在能有人呼唤她,就算被叫不喜欢的名字也会觉得很开心吧。

    不过,要是换做有谁希望她能呼喊他们的名字,那就很困扰了。

    「呃……呜……呵……」

    因为伊姆希是没办法说话的。

    虽然无法用言语沟通,但是她的生活并未因此受到影响。

    毕竟,在观测站裡……「……呃!」

    再次从恶梦中醒来的伊姆希吐出一道乾热的声响,恢复知觉的双臂虚弱地在

    两侧地面上摸索,只有一团团冰冷的灰烬以无声的倾落回应她。

    周围再也没有流着蜜的花朵或是粗暴的红眼虫,只有伊姆希和即将散尽的灰

    烬。

    她的腹部肿起来了,膝盖也在发疼,没办法站立。

    脱臼的下颚轻轻一动就非常疼痛,这使得伊姆希就算流着眼泪也不想再次出

    声。

    世界静谧到彷彿只剩下伊姆希的呼吸声,吸鼻涕声,吞口水声,有时候还会

    听见黏呼呼的小穴传出咕啾声。

    伊姆希向着灰烬吹散的方向爬行,像隻受了伤的毛毛虫,所经之处皆留下冷

    臭的黏液。

    爬着、爬着,就在连爬行的力气都要用尽时,她遇见了一头和自己一样瘦骨

    嶙峋的老虎。

    可是老虎受的伤比她还严重,胸口的毛皮整个垂在地上,肋骨像翅膀般往左

    右展开,内脏都落在拖地的皮肉间,伴随着黏稠的暗红色血水。

    「呃……!」

    伊姆希忍痛挤出声音,眼泪止也止不住,她拼命地爬向那头将死之虎,祈求

    自己体内的生命能奇蹟似地改变这幕惨剧。

    从飘臭的小穴中滴落的热液真的发出了光芒,带有伊姆希之血的体液在地面

    长出幼小的花苞或是小小的绿眼虫,可惜它们全都活不到几秒钟就乾枯而死。

    「呃……!呃……!呃……!呃呃……!」

    伊姆希又急又怯,老虎的鲜血洒落在努力孕育着生命的她身上,马上就被寒

    风带来的灰烬所污染。

    直到恐怖地敞开的肋骨来到她的正上方,那裡头已经没有任何一块能够掉落

    的脏器或是肌肉了。

    微弱的光芒伴随急促的喊叫声明灭于老虎身影下,却怎么也阻止不了站立死

    去的老虎化为风沙。

    伊姆希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她倒卧在鲜血也无法孕育出东西的大地上,任凭寒风带来的高烧折磨她的脑

    袋,直到沉重的眼皮再也睁不开、石头般的下半身再也不会传来疼痛为止。

    她感觉自己正在飘动,意识分解成小小的颗粒,七零八落地在空中晃盪着。

    她看见受到狮子保护的贝姬,贝姬很努力地想帮狮子保存牠的种子,可惜她

    小小的身体不适合这么做。

    她看见杰若米被蕨类包围着,杰若米的小鸡鸡跟许多唇形的植物玩亲亲,那

    个动作滑稽得好好笑。

    她看见波琪、菲、米兰娜,她们稍微有点不幸,歪七扭八地卡在观测站的地

    底下。

    她看见马丁、修、基里尔,他们笨了点,一个被吃掉,一个被抓住,一个自

    己跌倒撞到头。

    她看见好多好多正在闪烁最后一抹光辉的同伴。

    然后,她看见自己的光芒逐渐黯澹。

    伊姆希从来不明白自己为何降生于观测站,但是她来到了这个世界,吃过药

    ,打过针,躲过被窝,做过恶梦,经历过许多很痛、很不愉快的回忆,这些都在

    最后一刻幻化成美丽的光晕,随着她的光芒终至消逝。

    【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