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玄幻魔法 >> 神墟鬼境(书号:1310

【神墟鬼境】卷13~第05章:辣手催花

作者:小强
    书名:【神墟鬼境】卷13~第05章:辣手催花(10491字)

    作者:水临枫

    ◆卷十三:碌碌凡尘~第05章:辣手催花

    张媚熙明知身体会被另一个男人玩弄,但有这样的好赚钱,却是难得的紧,

    忙点头:「那好!文总、王总,你们两位老总可要说话算数!」

    王昌生「切——!」

    了一声,知道过不了一小时,张媚熙肯定会跟文征虎上床,成为他的炉鼎,

    这些炉鼎的下场,他是知道的,三个多月后,张媚熙将会明显的衰老,毒豺柴关

    兵、眼镜文征虎、七彩蛇张豔丽师徒三个,才不是善男信女,对于看中的炉鼎,

    只会一味的索取,他们比蝎子丁棍更毒,丁棍要是的美女们的钱,而柴关兵、文

    征虎要的是美女们的寿元,也就是命,最关键的是,这些黑道的枭雄,都是强买

    强卖的主,决不会给这些美女多少钱的,甚至一毛不拔。

    文征虎抬起张媚熙的俏脸狞笑:「但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好事的,在此之前

    ,我还要检查一下,看看你适不适合,要是你不符合要求的话,还不能赚这个钱!」

    张媚熙的俏脸顿时红了,这可是在公司呀,怎么能公然说出来,检查的话外

    音就是要验货,怎么验货成年人都懂,虽然感觉羞耻,但还是挽住了文征虎的手

    臂,自然的分开两条雪白的大腿,由着文征虎的手指挑开内裤,当众探入已经湿

    润的私穴。

    文征虎嘿嘿一笑,把两手手指并起来,慢慢的插入张媚熙紧窄窄的私处。

    「嗯——!」

    张媚熙咬牙轻哼。

    办公室里的其他职员,情不自禁的一起把目光投了过来,耀眼的阳光下,张

    媚熙粉红色的小穴暴露无遗,而更刺激的是,张媚熙只能由着文征虎检视,两条

    雪白的修长大腿微微颤抖。

    「啪——!」

    得一声肉响,文虎抽出手指:「果然是个六品中级的兽鼎,刚刚好适合老子!自己把箱子拿来,挑副喜欢的项圈扣上跟老子进去玩玩!」

    张媚熙一咬嘴唇,拿起王昌生送给她的全套小日本原装进口的性器,随手翻

    出一隻?亮的不锈钢颈环,递给文虎。

    文征虎淫笑,按住张媚熙的后颈,把小指粗的精钢颈环扣在了她细长雪白的

    粉颈上,「卡」

    的一声按上锁环,随手把钥匙丢向了窗外。

    「哎呀——!这可是二十三楼呀!文总——!您把钥匙丢掉,我这颈环就不

    好拿下来了,只能整天戴着,给人看见丑死了!」

    张媚熙大窘。

    文征虎用一个手指,勾住张媚熙颈环前面的钢扣,狗似的拖了往里走,狞笑

    道:「怎么会丑呢?男人就喜欢看你佩着颈环的骚样了!」

    柴关兵微笑,拉起陈舒、乐卉两个人的链子,对七彩蛇道:「小文有事要办

    ,豔丽,带上毛太祖的手迹,我们走,你负责去装裱,我还要调教调教这两个婊

    子!」

    陈舒、乐卉做婊子就是为了赚钱,这会儿知道没钱可赚,纯属白操,心里就

    不愿意了,扭着雪白的身子不肯走,张豔丽抬腿一人赏了一脚,笑骂:「别不识

    抬举,不想死的话就乖乖听话,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陈舒闻言,向乐卉摇摇头,不甘心的道:「总给我们穿件衣服再出去吧?」

    柴关兵乐道:「这倒也是,这样光熘熘的牵出去,的确影响市容!」

    乐卉也知道硬顶不行,藉着低头拾衣服的时间,平复自己的情绪,她们两个

    既然做了婊子,收不到钱白给人家操真是非常之不甘心。

    一红、一蓝两件衣服,全是无色蕾丝透明的,豔丽的红、蓝花叶镶衬,穿上

    后奶牝身体,若隐若现,更添妖媚。

    陈舒、乐卉感觉脖颈一紧,扣在颈间的链子被柴老不死的拉起,只得乖乖的

    抬腿扬蹄,跟着走了,大门开处,一阵冷风吹来,两具雪白的胴体不由自主的就

    是一抖,心里同时骂道:「他妈的!王八蛋!」。

    王昌生见太祖的手迹被张豔丽收起,心中不由一阵绞痛,只这幅墨宝,卖得

    好的话,几千万都能到手,上亿也说不定,要是小刀早来几小时,或是晚来几小

    时的话,这东西就是他的了,心中也是暗恨。

    ④∨④∨④∨.с☉Μ

    电梯下到负一楼车库,郑小刀识相的很,非常配合的跟在丁棍身后,抬腿扬

    蹄,时不时的甩甩紫色的长髮,两条大腿错动时,丰满的粉臀高高的翘起,乳波

    臀波,美不胜收。

    正在车库开车子的男女,表现各不相同,但都好奇的盯着小刀绝美的身子看

    ,小刀浑然未觉,被丁棍牵着链子,走动间锁链「叮铛」

    作响,此情此景,淫糜非常,到了一部「别克」

    商务车旁,驾驶室侧的车窗里,探出一个尖顶的人头,向丁棍点头:「棍哥!」

    眼睛却是盯在小刀身上,上上下下的看。

    郑小刀满不在乎的娇野骂:「看你妈的B!没见过女人吗?咦——!你是新

    跟棍哥的?以前没见过你?」

    丁棍闻言,忽然想起以前的事来,带住小刀颈间的链子,把她拉到近前怒吼

    :「不说这事老子倒还忘了,上次你被肥鱼带去,准备玩一个外地凯子的仙人跳

    ,后来肥鱼成了植物人,几个兄弟昏倒,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郑小刀穿着高跟长靴,比丁棍高出一个半头,项间的链子被他狠狠的拉着,

    疼得小嘴直咧:「棍哥!你有口臭耶!麻烦离我远一点,什么事?我怎么知道,

    被人家白玩了一回,醒来后看见鱼哥躺在地上,又没有人理我,我就跑罗——!」

    丁棍阴笑,噼啪正反抽了小刀两记响亮的耳光:「婊子——!得一点点机会

    就想着跑,跑得掉吗?老子问你,那人长得什么样?」

    郑小刀这个婊子,怎么可能说是赵无谋,留着赵无谋这张底牌,是她最后的

    救命稻草,要不然迟早给丁棍玩死,她情愿给赵无谋操,也不愿意给丁棍打,闻

    言,翻起做婊子的嘴,眼睛不眨的编起一套故事,说得有声有色。

    丁棍听了半天,是听明白了,反正是外地人,可能是道上的勐龙,肥鱼想玩

    人家仙人跳,反给人家使硬手沾了便宜,所谓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碰上这

    事只能说声倒楣,还能怎么样?难不成在茫茫的人海中去捞一条过路的强龙?庆

    倖自己没去,丁棍狠声:「小婊子!算你识相,他叫小棉花,肥鱼出事后,幸好

    张豔丽把他介绍给老子,才算有了个帐房,棉花!别死盯着看了,想操的话,提

    枪上呐!」

    小棉花把头一缩,嘀咕:「这明显是个恶B!老子还想多活几年,元阳宝贵

    的很呢!」

    丁棍吼道:「棉花你嘀咕什么呢?」

    小棉花眦牙一笑:「好东西自然是老大的,我们这些人,随便找个一般的货

    色,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就行了!」

    丁棍捏着小刀的下巴:「没关係!她就是婊子,想操人人能操,是凡老子的

    手下,几乎都操过她,你的前任肥鱼,最喜欢玩她!」

    小棉花翻眼:「你的手下,週边的兄弟不算,核心兄弟少说也有一百人,难

    道人人玩过她?夸张了吧?」

    丁棍咬牙:「花你老子丁子倒过来写,这个婊子又贱又骚,要是换了别人,

    老子堂堂一个大公司的老总,会亲自出马捉她?一百多个兄弟,确是人人都操过

    她,可怪的很,这个婊子狂耐操,二三十条大汉上去,只能帮她煞痒,要是换了

    其她女人,早被操得脱阴咯屁了!」

    郑小刀放浪的抖着雪白的大腿:「谢谢你了丁老大!其实不用老这么惦记我

    的,劳你亲自出马,真是不好意思,下次你随便派个马仔就行了!」

    丁棍一手扣着小刀脖间的链子,一手握拳,在小刀的小腹上又是几下狠捣,

    大骂:「别人来?别人来恐怕连你个小婊子的骚毛都闻不到,有次把你捉住,关

    进大铁笼,两个看你的兄弟竟然被你色诱,给你夹翻了两条鸡巴后逃了,也只有

    老子定力够好,才不会被你逃了!」

    ④∨④∨④∨.с☉Μ

    郑小刀疼得胸背蜷起,想弯下腰时,又被丁棍死死的带住颈间的链子,恨得

    抬膝就去磕丁棍的下身。

    戴军刚眼明手快,抬手按住她光不熘手的粉膝,跟着改按为抓,狠抓着小刀

    大腿内侧的粉嘟嘟的滑腻白肉,涎着脸笑:「老大!我能操她吗?」

    丁棍想不到小刀的动作这么快,逃过一劫后恨得揪起小刀紫色的秀髮,把她

    连拖了几步,粗暴的按在别克车的车头,抬肘跳起来,残忍的在她如堆雪般的后

    背处狠磕了几次,大吼道:「趴着!分腿露B,给老子兄弟操!」

    郑小刀被比自己矮一个半头的丁棍死死的揪住头髮拖着走,说不出的难受,

    大腿上的肉又被戴军刚狠狠抓过,留下五条红痕,后背更被丁棍狠磕,痛入骨髓。

    然她被道上的兄弟虐待惯了,虽然疼痛,但并不在乎,两团热腾腾的大奶子

    贴着冰冷的车头时,识相的依言分腿、蹶臀、露穴,等男人来操,紫色的B毛颤

    抖,粉红色的穴肉斜斜向上露着,紧张的翻绞,被铐住的双手紧张的抓握。

    小棉花坐在驾驶室中,正好和郑小刀脸对脸,定定的看着小刀时,底下的鸡

    巴也硬了。

    郑小刀看着小棉花大骂:「看你妈的B!」

    戴军刚惊奇:「就在这里?」

    丁棍奸笑:「操个婊子还要选地方?尤其是这个婊子,更是下贱,兄弟!不

    要客气,狠狠的操!」

    戴军刚尴尬:「但是——!」

    丁棍笑:「不操拉倒!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李凤翔拨开戴军刚,一声不吭的掏出的鸡巴,也不管旁边有没有人,鸡蛋粗

    细的龟头毫无徵兆的捅进小刀漂亮的骚穴中。

    「你妈B——!你敢强姦姐?」

    小刀不配合,骚穴如玉蚌似的紧紧闭合着。

    李凤翔这时怎么可能甘休?什么也管不了了,非把鸡巴捅进骚穴里不可,一

    咬牙,怒挺的龟头的高高昂起,滚烫的鸡巴,一点一点的慢慢挤进温凉紧窄的骚

    穴,韧滑爽腻的媚肌骚肉紧紧的盘绕着鸡巴的每一分,性器交合处,一丝丝空隙

    也欠奉。

    「操你妈的B!你个大牲口!跟姐来硬的?哎哟哟——!疼死姐了!」

    小刀的嫩穴被粗大的鸡巴毫不留的强塞,疼得大腿直踢,本能的想抬头时,

    又被丁棍死死的摁着。

    戴军刚急道:「李凤翔!你怎么这样呢?」

    李凤翔这会儿根本没功夫答理他,双手狠狠的抓住小刀水蜜桃似的屁股,打

    桩机似的狠杵,间或摇动虎腰,鑽探石油,次次抽出,记记到底,这种绝色的妖

    孽,平日里就算站在南京最繁华的新街口大街上,一天中也不可能出现三枚,现

    在除了一双长靴外,这种罕见的妖精赤条条的站在眼前,不操是傻B!此生能日

    到这种货色,就算立即被公安逮去做牢也值!丁棍说的不错,过了这个村,可真

    没这个店了,小刀这种绝色,通常是升斗小民一辈子可望而不可及的。

    郑小刀的肉穴乃是恶物,天生就有采阳补阴的本能,这些日子跟着赵无谋在

    一起,这采战之术,更是精通,而赵无谋教她的,又是这世上极高明的春战採补

    之法,她和赵无谋在一起就是双修,但要是别的男人操她,就是白白的被她採补。

    郑小刀被强迫不过,此时乾脆放开身子,配合李凤翔狂野的交合起来,穴内

    的骚肌媚肉有技巧的翻绞,弄得李凤翔更是大爽,澎湃的精元,顺着李凤翔的马

    眼狂涌而入。

    郑小刀习惯性的控制玉炉苍穹,挤压着李凤翔,只叫他贡献精元,却不给他

    射精,要是给他射出来的话,鸡巴就会变软后逃了。

    强壮雄性的精元,剌激的小刀身体的本元,伏在任、督两脉中的紫、金两条

    天地龙气动了,源源不断的流过她全身经脉,郑小刀浑身上下,顿时出现好看的

    油光,耀眼眩目,妖异无比。

    「啊——!啊——!啊——!」

    李凤翔心甘情愿的贡献着极宝贵的生命能量,几次想射精,都被小刀的媚肉

    强行挤压了回去。

    幸亏李凤翔体壮如牛,若是换了一般的男人,被小刀这样杀鸡取蛋般的压搾

    ,早就脱阳了。

    「小-小婊子!不准再挤了,快让老子射出来,不然老子揍死你!」

    李凤翔射不出来,感觉不爽,狠拍着小刀雪腻的屁股,「啪啪」

    的一阵肉响。

    郑小刀感觉也差不多了,再不给他射的话,把他弄得脱阳就出事了,紧紧锁

    住李凤翔射精管处高高凸起的G点肉粒一鬆,汲干的同时一股浊气,顺着空虚的

    马眼,毫无顾忌的排入李凤翔的体内。

    「啊啊啊——!」

    李凤翔几近痴呆,不受控制的疯狂射精,感觉似把一辈子的精液全泻光了,

    一股透骨的寒气忽然从会阴升起,全身骨骼似被抽掉,肌肉力道尽失,同时一阵

    从来没有过的快感袭遍每一个毫毛孔,浑身一阵颤抖,头脑中泛起一阵阵舒服的

    眩晕。

    「你他妈的好的吧?好了就把你的鸡巴抽走!别软软的塞着姐!」

    郑小刀不知廉耻的大骂,扭着蛮腰,意想把塞在穴里的鸡巴弄出去。

    李凤翔回过神来,抽出软塌塌的鸡巴,无力的叫:「他妈的,真是太爽了,

    老子从来没操过这样的B!」

    丁棍哼道:「爽是爽!就是这个骚货连柴老大都吃不消她,上贡给柴老大的

    骚货,最少被玩三个月才会放人,这个骚货,跟了柴老大半个月就被赶回来了!

    军刚你上不上?」

    戴军刚咬牙:「就是被李凤翔佔了头彩,心里骨憷!」

    丁棍抽出皮带,头尾对折,「啪」

    的一拉,冷哼:「婊子而已!有什么好骨憷的?给你看个精彩的,骚货!放

    出来!」

    「啪——!」

    的一声暴响,皮带毫不留情的抽在小刀雪白的屁股上。

    「哎呀——!」

    郑小刀痛叫,穴肉一紧一弹,把李凤翔射入她子宫的精秽彪了出来,远远的

    落在粉臀后两米处,点滴不剩。

    丁棍大笑:「一程子不见,射得更远了,有趣!」

    郑小刀咬咬嘴唇:「棍哥你插进来,保管射得更远!」

    ④∨④∨④∨.с☉Μ

    丁棍挥动皮带,把小刀如堆雪般的粉臀抽得暴响,条条血痕映现,喝道:「

    少来!老子有自知之明,没有二十个兄弟上过你,老子决不会插你!」

    小刀曾被丁棍肆意玩弄过,受冻、罚跪、穿剌、皮带抽阴阜等等,能想出来

    的虐待的方法都试了,丁棍对她的身体,比小刀自己还熟悉,知道这具身体太好

    玩了,不但美豔,还极耐折磨,一段时间不玩就会想。

    小刀落在丁棍手上,轮姦是家常便饭,丁棍曾经叫二十个牲口似的农民工,

    轮流插她半个月,试验过后知道,二十个牲口似的农民工上过郑小刀一遍后,郑

    小刀的骚穴就狠不起来了。

    实际上,郑小刀在没有碰到赵无谋之前,身体是本能汲取元阳,一次汲取二

    十条大汉的精元就达到饱和了,没有十天半个月的,她的经脉消化不了这许多生

    物能量,这时再插她,不但不会损元阳,再亲嘴的话,还有可能得到她身体中溢

    出精元的反补。

    但中国做小姐的,绝不会和客人亲嘴,更不会舌吻,客人也不会亲小姐的嘴

    ,同样更不会舌吻,因为小姐的嘴通常都会吹箫,舌头更要伸进肛门舔屁眼的。

    丁棍这次又料错了,现在郑小刀现在经脉中伏着两条大龙,除非双修,否则

    二十条汉子上过也没用,所汲精元要想达到饱和还远着呢!小棉花和郑小刀脸对

    着脸,看到如此美女被人公然抽插,不激动就不是男人了,此时当着小刀的面,

    隔着车窗玻璃,对着她的妖靥撸。

    郑小刀哧之以鼻,讥笑棉花:「你这是什么玩意?钢笔?」

    小棉花苦笑:「我们家天生这东西短小!你就将就着参观吧!哎呀——!我

    要射了!」

    说话时,一梭子白液喷在车窗玻璃上。

    「哎呀——!怎么都是这样呢?」

    小刀苦叫。

    戴军刚的鸡巴冷不防的尽根而没,插在小刀紧窄得不像话的肉穴中,一个劲

    的狠捣,忙活了百记之后,小刀有反应了。

    「哼——!哼——!用力!他妈的,捣到姐的B心了!快呀!」

    小刀一浪高过一浪的妖叫,但头脸被丁棍按着就是动不了,两条雪白的大腿

    却是不安份的反缠住戴军刚的腿。

    戴军刚被小刀叫得色慾大起,抱住她的腰腹,把她抱了起来,丁棍藉机放开

    按着小刀的手,把她雪白的身子转了九十度,使她的身子和汽车平行。

    「嗯——!」

    郑小刀痛苦的叫,这种姿式,支撑她整个体重的,就是戴军刚抱住她腹腰处

    的手和被丁棍拎着的头髮,双手被反铐,根本不能抓握,好在她红绳练的不错,

    两条修长的大腿看似粉嫩软腻,实则非常有力,这时死死的反绞住戴军刚的腰,

    以防跌落。

    丁棍掏出硬烫的鸡巴,在郑小刀嘴边碰了碰。

    郑小刀知道丁棍是要她含鸡巴,立即张开小嘴,一口把那条鸡巴吞入口中,

    香舌翻捲,头颈转动配合着吹了起来。

    丁棍滚烫的鸡巴被小刀温凉的小嘴包住,立即性奋起来,拎着小刀头髮的手

    更加用力,把小刀的头死死的往档间按。

    郑小刀被按的粗气直喘,小嘴和脖子成了一条直线,方便丁棍鸡巴的捅入,

    香舌灵巧的翻捲,催他快射,由于双腿用力太大,肉穴收缩的更紧,戴军刚受不

    了,本命元阳疯狂的涌出。

    「啊——!呀——!」

    戴军刚大吼,潮水般的精液被小刀的G点肉粒,配合着玉穹,紧紧的压着发

    泻不了,他不是修道之人,哪知其中微妙,又不细想,更加狠着劲的勐捣,忽然

    肉粒一鬆,戴军刚泻了个黄河倒流,浑身的精元被抽光,一股透骨的寒气自马眼

    鑽入丹田,身体向后就倒。

    「你个婊子!」

    丁棍大叫。

    戴军刚向后倒,郑小刀的贝齿冷不防的刮着丁棍的鸡巴皮,把个丁棍疼得眼

    泪差点掉下来,抬手正反给小刀几个响亮的耳光。

    「哎呀——!」

    小刀苦叫。

    丁棍低头,爱惜的观查了片刻,确定无事方才放心。

    李凤翔扯着小刀的链子,骂咧咧的把她扯得站起来,抬肘在她香肩上狠磕了

    几记。

    ④∨④∨④∨.с☉Μ

    郑小刀连汲了两个体壮如牛汉子的元阳,姻体上泛起一层油光,如缎子一般

    ,她双手被反铐,粉颈处的链子被人硬扯着,香肩上又挨了几记狠的,脸上呈现

    一片痛苦的表情。

    丁棍收起鸡巴,扬手中的皮带,照着小刀的光熘熘的两条大腿就是一顿抽。

    郑小刀被抽得叫苦连天,两条雪白的大腿被皮带抽得不停的抬起再放下,但

    又逃无可逃,只得认命,最后乾脆不动了,站直个身子由他抽,三十多记皮带过

    后,丁棍也知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把她抽坏了皮相,收了皮带,拍拍小刀的屁

    股。

    郑小刀忙将粉臀蹶起,熟练的沉腰,露出肉档间的骚穴,挨打和挨操两相比

    较,她毫不犹豫的会选挨操。

    丁棍点起一支烟来,骂骂咧咧,把手掌立着在她的穴肉上磨,片刻间把她穴

    内的嫩肉撩拨了出来。

    郑小刀被他撩得蜜水涟涟,骚穴象花似的盛开,这是她骚穴的特色「蜜蕊藏

    香」,她穴中放出来的体香,是一种极好闻的生物香,类似于麝鹿之属,交合时

    能最大程度的激起雄性的兽性,而包裹雄性鸡巴的,正是外面层层迭迭肉做的花

    瓣。

    丁棍把小刀的链子叫戴军刚牵了,把小刀的头颈压在戴军刚的裤档间,叫戴

    军死死夹着,自己转到小刀身后,拍拍她两条雪腻的大腿,露出骚穴后,熟练的

    剥开层层包皮花瓣,找到莲子大小的蜜蒂,用两指捏住蒂尾,伸嘴去吮。

    郑小刀的颈子被男人夹在档间,双手反铐,花蒂被男人含在嘴里,浑身酥麻

    ,似有电流窜过全身,两条大腿不受控制的抽搐蹬踏,花蒂急缩,想脱开男人的

    捏拿,然这个恶男捏拿她的花蒂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花蒂根部被捏住,任她急得

    大腿直挣,股肉颤抖,就是缩不回去。

    丁棍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知道郑小刀有这东西,道宗叫做「玉露」,产自

    绝色异种美女的花蒂,还有一种叫做「琼浆」,却产自绝色异种美女的一双乳头

    ,「玉露」

    不是穴间骚水,同样「琼浆」

    也并不是乳汁,都是美女的极纯精元的凝结,乃道宗修炼的异宝,然「玉露」

    比「琼浆」

    更精贵。

    丁棍并不会祭炼的方法,实际上他根本就是不明所以,只知道服下这粒露珠

    ,浑身舒服,有如登仙,十天半月之中身轻体健。

    丁棍发觉郑小刀在收缩蒂肌,意想逃走,不由大怒,狠抽了两口烟大骂:「

    小婊子!要不是出来,老子就用烟头烫你这里,你选吧?」

    郑小刀大恐,带着哭腔:「棍哥!出来什么?只要你要,我一定给你,那里

    千万不能用烟头烫,会死人的!」,情急时,抬腿反踢。

    丁棍早料到她会不老实,一把按住她雪腻腻的大腿,奸声嘿笑:「你要是再

    敢撂蹶子,信不信老子用钢钉,把你的蹄子钉死在地上?」

    郑小刀知道丁棍恶毒不要命,真要把他的凶性激上来,什么事都会做到,闻

    言不敢再踢了,苦声妖叫:「棍哥!你要什么嘛?」

    丁棍又不是修道的人,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只知道小刀一定有,当下也不

    说话,丢了香烟,一手死捏着小刀的花蒂不放,另一手在她雪白的大腿间乱抓乱

    摸。

    「呀——!」

    小刀不知道怎么样才好,急得一双蹄子不停的踢踏,浑身的香汗,花蒂翻动

    ,散发出一阵阵淫腻的肉香。

    丁棍凑在她的花蒂肉粒上,急急的舔唆,那阵淫腻的肉香首当其冲,档间的

    鸡巴顿时硬如铁石,但凭他以往的经验,小刀花蒂上的这粒「明露」,若是能唆

    到,真比登仙还舒服。

    李凤翔掏出再次硬直的鸡巴,转到小刀前面,拍拍她的小嘴,把鸡巴塞了进

    去。

    郑小刀生怕丁棍用烟头烫她的阴蒂,情急之中,穴中媚肉直翻,她自小就这

    样,在特别紧张、特别恐惧或者是特别性奋的时候,身体就会不自觉的生出一种

    特粉腻的肉香,「玉露」

    也会在此时跟着溢出。

    丁棍舔着舔着,肉香尽处,溢出一粒极细小的露珠,被他大舌一捲,舔到了

    ,顿时一股清凉的感觉袭遍四肢八脉,头脑清明无比,浑身上下精神倍增。

    「哈哈!舔到了!我说有吧!他妈的,鸡巴硬成这样,烦不了!看老子来操

    你!」

    丁棍大叫,郑小刀的体香,特别的能撩起雄性的性慾,丁棍明知不对,但关

    键时刻,男人都是小头指挥大头的动物,这时也烦不了。

    「啊——!」

    ④∨④∨④∨.с☉Μ

    郑小刀哀叫,她自始至终,都不知道丁棍要找什么,但总算免了被烟头烫阴

    蒂,至于挨操?谁怕谁呢?这边丁棍捏住她阴蒂的手指一鬆,她立即就缩回滑腻

    腻的花蒂,屁股上翻,露出花径,等着挨操。

    丁棍骂骂咧咧,从后面搂住小刀滑不熘手的腰腹,抬起她的屁股,把硬如铁

    石的鸡巴,狠狠的捅进小刀的骚穴深处,然后急抽,刮出一片黏腻的蜜液。

    「呀——!」

    郑小刀咬牙忍受,紧缩着玉粒肉穹,任其肆虐。

    丁棍感觉几次大高潮都被小刀勒着出不来,倍感不爽,在她屁股上连拍了几

    巴掌,吼道:「你个婊子!快让老子出来!」

    郑小刀做婊子时间久了,知道叫男人憋得越久,到放出来时,才会越爽,以

    往做桑拿红姑的时候,她就是凭着这种经验,留住了一个又一个回头客人,现在

    为了讨好丁棍,努力的控制花粒,想叫他快活透顶,也少受些皮带抽打。

    然郑小刀不知道的是,她天生是个搾汁机,本能的採补天下雄性,这样抑制

    射精,会把男人的精元抽得更彻底,极损阳寿,但对她更有利。

    又勒住丁棍的一个大高潮,感觉他的体力也快消耗完了,郑小刀识趣的放鬆

    花粒,让丁棍爽。

    「啊呀——!」

    丁棍大叫,全身精元疯狂的涌入郑小刀体内。

    郑小刀自被赵无谋包下之后,采战之术,是今非昔比,丁棍是爽得白眼直翻

    ,然肾元大损,浑身脱力。

    同时李凤翔、小棉花两个,相继把鸡巴捅进小刀的嘴里,迫她口交,小棉花

    在小刀毒龙似的香舌翻捲之下,倒是又放了一炮在她的嘴里,李凤翔就惨了,虽

    有精意,但今天是怎么也射不出来了。

    丁棍半天方才缓过神来,长长的吁了口浊气,对三个手下吼叫:「把这个婊

    子带走,叫她看看徐婊子,要是再还不上钱,就如法炮製!」

    郑小刀被戴军刚带住项间的铁链,跌跌撞撞的被塞入车中,一边坐了戴军刚

    ,一边坐了李凤翔,她是万万跑不掉的。

    丁棍双手扶着腰,咧嘴:「小棉花!开车去我们江甯新开发的盘口,叫她参

    观一下!哎哟哟!这个小婊子更厉害了,老子得找头、二十幅的羊腰来补补!」

    李凤翔、戴军刚两个坐在郑小刀边上,自然的伸出手来,在她雪白光滑的大

    腿间乱摸,更是把骚穴扣得「滋滋」

    水响,虽然鸡巴疲软,不能再战,但放着这么个绝色的大美女在边上,不揩

    油的岂不是大脑鏽掉了。

    郑小刀知道反抗也没用,插都被人家插过了,何况是抠穴、摸大腿、玩屁股

    ,识趣的闭嘴,由着他们肆意快活。

    丁棍在江甯吉山,收了一个老式的军工厂,这处军工厂佔地有六十亩左右,

    地下面积有十亩,夹在三座不高的小山之间,倒是藏风纳气,出口在一个缓坡之

    上,离国道有五百米,平时外人只要进来,立即就能被发现。

    被他拿到手之后,经过一番改造,搞得又像别墅,又像城堡,里面住着他亲

    信的狐朋狗党,还有就是他的老婆李丽娜,李丽娜本是一名优秀的中医,不巧被

    丁棍看中,成了他的现任老婆。

    空旷的场地中,一名七、八岁左右的小男孩,手拿一根手指粗的青青竹竿,

    骑在一名漂亮美女的背上,竹竿不时的落在美女光滑的粉臀上,口里不停的大声

    吆喝:「驾驾——!」

    那名美女在寒冷的天气里,全身赤裸,含着一个马嚼,被小男孩紧紧的拉着

    连在嘴边的缰绳,屁股上不停的挨着竹竿,苦不堪言。

    丁棍走下车来,踢了四肢着地的美女一脚,向小孩露出一个慈父的笑脸:「

    小宇呀!又在骑马玩了?」

    小宇叫道:「爸爸——!你回来啦!这匹马跑的太慢,下次你要带我骑真马!」

    ④∨④∨④∨.с☉Μ

    丁棍微笑:「等你再长大点,我们去蒙古!一定让你骑真马!」

    伏在地上做马的美女含煳的道:「棍哥!饶了我吧!我现在真拿不出钱来,

    不如缓两天吧?」

    丁棍抬腿又踢美女马的屁股,怒吼:「缓你妈B,你们就是贱,不给你们一

    点颜色,就是不肯还钱!等小宇骑够了,我再来和你消遣!」

    郑小刀被戴军刚牵着链子下来,冲那小孩一乐:「丁飞宇!你长得越来越挫

    了,都八岁了吧?怎么才这点高呢?还瘦得跟鬼似的,真像你家老子!」

    丁棍回手就两个耳光,抽在小刀脸上,怒吼:「闭嘴!打狗还看个主人哩!

    难道你不知道他是我儿子?」

    郑小刀把头一偏:「原来他是狗啊!我还以为是个孩子呢!」

    丁棍怒极,大骂「贱货!」

    腰间抽出皮带又打小刀,小刀被戴军刚牵着链子跑不掉,只得咬牙挨打,雪

    白的姻体上,又添了几道血迹。

    郑小刀虽然被打惯了,但也疼得跳脚大叫。

    李凤翔唾道:「真是贱货,知道说这话要挨打还说!」

    小棉花伸头:「老闆!没事的话,我还要赶回南京,今天是週末,我得去朝

    天宫自由古董市场看看!」

    丁棍挥手:「滚吧!那地方全是假货,真要是看到上眼的,多少钱老子都要!等等!别开老子的车,弄花了你赔得了吗?」

    小棉花咧嘴,这个丁棍太小气了,想沾他一点便宜都不成,真是他想要的东

    西,根本就不肯花钱,但也只得把别克车停好,上了自己的杂牌车回南京城去了。

    大门内走出一名绝色高佻的美人,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看着丁棍道:「老

    公你回来了!你家儿子不上学就算了,还不把人当人看哩!你也不管管?」

    丁棍一把搂住出来的美人,把手伸进她的袭皮大衣内捏弄乳头,亲了个嘴大

    笑:「上不上学有个吊关係,她们哪裡是人了?我丁棍的儿子骑个马还要人管吗?随他去,他爱怎么玩怎么玩!」

    大美人正是丁棍的现任老婆李丽娜,虽觉丁棍伸进衣内的手讨厌,但并不敢

    避让,她并不是丁飞宇的亲娘,披嘴低声道:「不是缺德的人生儿子没屁眼吗?

    我看他除了坏之外,没有不正常的地方嘛?」

    丁棍狞笑:「李丽娜!别给脸不要脸!要不是看你是外科的专家,前列腺按

    摩的好,你也不会成为老子的老婆!你去准备一下,马上把那妞的心脏取出来,

    人家等着要呢!」

    李丽娜无奈的摇头,丁棍太毒了,人家还不起钱,他竟然把活人的器官取下

    来变卖,这世界上哪个要是欠了丁棍的钱,不被他搾干最后一滴血,是不会甘休

    的,但是奇怪的是,那可怜的女人就是死不掉,这不合医学常理呀?狐疑的郑小

    刀被推搡着来到迷宫似的地下室,一副人间惨剧顿时出现在眼前,她任督二脉中

    藏着两条大龙,虽没有修真,然本身类似于灵兽,感觉有恶鬼在凄厉的嚎叫,吓

    得大叫出声。

    丁棍甩手一个耳光,满不在乎的吼:「真是母狗,没事叫什么叫?」

    郑小刀并不在乎被抽耳光,惊得花容失色:「这里好像不乾淨?有恶鬼!」

    丁棍怒骂:「放屁!」

    戴军刚一拉铁链,吼道:「走——!」

    郑小刀的媚目半闭半睁,半赖着屁股,被戴军刚拉着向前走,后面李凤翔看

    得不耐烦,抬腿踢她的蹶起的雪白屁股。

    铁製的刑架上叉着一个血肉模煳的人形,嘴被人强行扒开,在上下齶间打入

    一根铁钉,令她合不上嘴,手掌、脚掌被四根巨钉钉住,固定在铁製刑架的坚木

    上,两条大腿叉开,骚穴间一片焦煳,一根木棍狠狠的插在焦煳的肉穴中。

    丁棍大笑:「她叫徐美瑶,东北来的婊子,欠了老子八十万块的钱,竟然想

    逃跑回东北,被老子的兄弟在郑州火车站截了个整子,本来吗,老子还是仁义的

    ,叫她先还利息,她在状元楼做婊子,那里一个钟一千五,她生得又美,身材又

    好,活又好,是状元楼的头牌红姑,就算还不起本金,还还利息还是可以的,但

    她竟然横着心赖账,一分钱也不肯还老子,小刀呀!你知道!我不是个不讲理的

    人,她自己说没钱,老子心软,就替她想办法了,先下了一副眼角膜,出手就是

    十万块,又割了一对腰子,也卖了十万,再把皮剥了,又卖了三万,现在有人想

    出二十万,卖个好心脏,还有肝、脾、胆、骨髓什么的,嘿嘿嘿!这样下来,她

    的八十万很快就能还清了!」</P>